八岁那年的盛夏,是我童年最美好的时光。还记得那天,凉爽的大风从东方路柳沟一路蜿蜒盘旋至小村中,带着大雨将至的闪电响雷一户一户的拜访着田间匆匆归来的农民。眼看豆大的雨滴已经落下,我没有回到小屋里躲避,依然固执的坐在门外的大青石上。西边的小路拐角终于出现了父亲的身影,我等不及跑了过去,你就这样突兀的以弱小、可怜而又强势的姿态闯入了我的最美好的夏天。

我人小又不大聪明,却还是坚持要亲自照顾你,想来应该是苦了你了。我第一次学会把我的牛奶分享给别人,是你。害你拉了肚子,生病打点滴,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害怕,害怕你因为我而离开这个世界。农村的孩子是不幸的,他们可能很早就明白了死亡的真正含义,农村的孩子有是幸运的,正因为我很早就明白,所以我更加小心翼翼的对你。我很小,你也很小,我们两个一起磕磕绊绊的走过了那个夏天。

直到金秋十月,你早就不是刚到我家时的瘦瘦小小,你胖的就像充满了气的小皮球,爸爸提醒我你已经可以健康的长大了,是时候给你取一个名字了。于是“皮球”这个名字在我的家里跃动了三年,睡遍了我家大大小小的每一个角落。你走的时候我11岁、你3岁,都是正当最好的年华,我们一起经历了许许多多的第一次。可现实就是如此的不讲道理,你从外面叼回了一只大老鼠,被药死了。当时我发疯一样给你灌盐水,还是没有用,我看着你呕吐到没有力气、大叫到没有声音,蔫蔫的找了个谁也进不去的角落闭上眼睛,就像沉睡了一样,悄悄的停止了呼吸。

我和人说你只是睡着了,不让任何人动你。可是你睡了整整三天都没起来,我哭着把你葬在了你最喜欢小憩的一丛马兰花下,从此把你收进了记忆的深处,放进了盒子里,从未取出。家里也再没有过猫叫。

今年我19岁了,收拾旧物时看到了我当初给你买的小铃铛。嘴角竟然微微笑了起来,我想我应该是释怀了。我该好好的向你说一句:“谢谢你,有你的陪伴我跟开心!”

悄悄告诉你,我们家里又多了一个家人,和你一样的三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