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老师,你好。

现在的我,正坐在图书馆落地窗前一把简约舒服的椅子上,一面抬着眸子隔着一层透明玻璃看着窗外池塘里慢慢游动的鱼,一面拿着六色圆珠笔写下这些东西。

我只是一名你的学生,并没有来自什么高校。

记得你曾给我们看过的一张图片上有这样一句话:“高考决定的只是你会去到哪一个城市。”

当刚高考完,还深陷在分数和报志愿的圈子里不能自拔时,对这句话的含义仍然还是懵懵懂懂的样子。当我来到我所选择的江南,过上并没有“过来人”口中清闲的大学生活时;当我用在空余时间去市区兼职赚的钱,享受着国定假期去一个个吸引着我的地方旅游时;当我乐此不疲地学习着我喜欢的东西时;当我一个人从图书馆出来走在回寝室的路上,喜悦和满足之感多于孤独之感时;当我尽情挥霍着时间,去拍一组花、一朵云时;当我慢慢开始享受和感受,那些路过的风景和它们的变化时;当我看到夜空中可以轻易数完的微弱的星星,想起奶奶家漂亮的星空,继而脑海里不断排练和播放饵丝和米线的样子,发现自己开始对“家乡”这两个字有深刻的感受时。我想,我大概是开始懂了。

现在算起来,竟没有多少时日就又是六月了。那么快,我就成了“已经高考过的人”将近一年了。当我后来走在大学的校园里又长又远的路上,赶着去上下一节课时,脑海里又时常会没有目的地闪现那时上课的场景。那些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枯燥又机械的生活,我想我那时大概是不会相信,我在后来会对那时候的日子无比感慨。可能是在那后来,再也没有初高中读书时的忙碌了,便多了许多可以将那些东西拿出来浅嚼的时间。

记忆中的老师,同学,教室,当时只是道寻常。可慢慢走着,好像就知道了那些时光的意义。

记忆中的刘老师,真的好可爱。天热了就穿一件有领短袖衬衣,天冷了就再加一件外衣。款式就那几种,我记得当时还有人开玩笑说,你可能是同一款买了好几件。

喜欢在我们安静的时候拿起杯子嘬起嘴小心翼翼的喝热水。

喜欢讲一些难以说清笑点在哪,却会让大家笑得前俯后仰,然后被我们很长一段时间用来当作饭后谈资的笑话。

喜欢不断让我们做试卷和测试题的你。愿意用正课给我们看搞笑视频缓解压力的你。

你从来不说,我们都懂。

那时的我们,那么容易为一个不会解的题而焦虑。特别是每当老师路过自己查看做得怎么样,或是要点同学上黑板去做时,那种焦灼和紧张可能是大部分作为学生的我们都体会过的。

可是老师你,有一点不一样,让我在回想起来时仍然印象很深刻。

每当你路过那些久久写不出答案,眼神呆滞,战战兢兢,颤颤巍巍地好像下定决心等待着你批评的学生时,便会故意忽视他,不看他,绕过他走,让那个学生得以松一口气。点人去做题时也特意避开他,然后去点那些早已经做好的人。你好像知道,总有一些很不容易的学生在那样优秀的班级里苟延残喘,禹禹前行。在高三地班级里,总是分成两种人,学习有天赋的,和努力学习的。

当我们都把化学课当作理所应当的放松时,你担心我们没有学到什么,就只好用一张张试题来检测和鞭挞我们,然后还要留意和安抚我们脆弱的心,偶尔一两次考好了,看到我们孩子气地不可一世时,你又会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以一种“这样的题,你们本该做成这样”的态度与我们继续讲题。

在我们的三观逐渐成长的过程中,感谢你一次次不经意间用平淡的语气和我们说出的那些和学习无关的话。

你做的那些小事,其实都是那么有意义。

感谢你为我们,一直做着你能做的事。

感谢你的一篇篇鸡汤文。

感谢你一句句笨拙而简陋的“坚持”。

感谢你的容纳和体谅。

感谢你所有小心翼翼的呵护,尊重,和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