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去的地方有很多,还没有去;想去的地方有很多,来不及去。曾经你幻想的旅行,是否还在某个角落等待你的亲临。

即便跨过几座大山,路过几座城市,也有过几段小小出行,但是那个小角落,它依旧在期待你,期待你的回应。年少的百褶裙和蝴蝶结,是女孩的旅行;年少的白衬衫和红领巾,是男孩的旅行。而现在,负伤的灵魂是旅行的初衷。那年,我们还是女孩、男孩时,也曾许诺,也曾期待:未来,体味更多人生滋味时,旅行也必须是洒脱的。

现在想来,那种洒脱可以概述为:宛若脱了绳的疆马自由的穿梭在沙洲的边缘,明目欣赏久违的风情;又犹如破了茧的幼蝶飞越在时空的缝隙,暗自品味曾经的隐痛。总之:所有的洒脱背后都伴随着阵阵隐痛。旅行,是一程山水和一方净土,是一场修行和一次任性。

我人生的第一次旅行,交托给了首都。这是一次三五天的小众逐流:三五个人的自助旅行,三五颗心的相互救赎。

没有过多安排和刻意布局。但是,在首都,所有的遇见都好像有点“莫名其妙”,让人“手足无措”。因为,看见了一些“世俗”,听见了一些“无奈”,嗅到了一些“铜臭”。也许生活就是这样:“在哪里,你都看得见下流无耻,听得见嚷闹咒骂;在哪里,你都能领悟三六九等,领悟酸甜苦辣。”

路过人不多不少的大街小巷,穿过景不浮不躁的工程建筑……每每踏出一步,都是一声巨响,每每入眼一物,都是一幅山水…但是与此同时,巨响有的悦耳有的难听,山水有的优雅有的跌宕…我想这就是旅行的奥妙吧——脚程的聊赖与心灵的放松,情绪的起伏与神态的修养…你总会在坏的那一面出来之后遇见更好的一面。

我曾经一度固执的认为:旅行的意义,不是拯救负伤的灵魂,不是救赎失败的心情,而是,换个环境,继续负伤和失败,然后,才有了机会:去下一场旅行。只是经历以后现在才明白过来:所有不堪入目的心怀都是无懈可击的叵测,所有的旅行都可以是灵魂的摆渡,所有的经历都可以是生活的丰富。

如果你也曾和我一样,质疑过旅行的意义,那么,去证明它的草率吧,堵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来挥发人生的魔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