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洪流依旧,大江东去已然。苏东坡曾说过:“是不目见耳闻,而意断其有无,可乎?”这一问划破时空的界限,在今天仍发出振聋发聩的声音。

误解是道听途说的高频产物。在很多时候,道听途说是一个褒义词,因为条件的限制要求我们要参照别人来之不易的经验。但若在前不假思索地加上“只是”字,就会引起人云亦云的龙卷风暴。2012年伦敦奥运会发生了英国民众阻拦我国火炬传递的事件,顿时:“中国阴谋论”兴起,但是外国民众又有多少真正了解中国政治,不过道听途说罢了;如同改革开放后外国友人仍有一段时间误以为中国还是鸦片战争时落后贫穷的中国。

道听途说易导致一个家庭,一个国家塌方式的毁灭。前阵子热议的“呼格吉勒图”案,警察们缺少依据,而呼格吉勒图家的邻居,朋友陆续都疏远了,都因为道听途说而对这个家庭建立了极为恶劣的印象。

真正的了解源于身体力行。央视记者柴静有感雾霾的严重,要做其解剖者,自费亲赴现场获取第一手资料,拍摄了真实可感的《穹顶之下》;崔永元怀疑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同样选择了身体力行获取认识,实地调研。而史学界也萌生了“第二历史”的研究。有图未必有真相。史学家张大力挖掘出显而易见的照片背后真实的历史。用技术还原照片的真实性。

在求知的路上,同路人既是天使也是魔鬼,它可能会为你指出柳暗花明的道路,也可能是万丈深渊的无底洞,不要期望通过道听途说获取一条永恒的,可以解释一切概念的公式,必须老老实实地承认和呈现现实问题的复杂性,道听途说如果不是出于思想上的无知,便是智力上的懒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