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了之后才明白

又一次的月考结束,我再一次考砸了。惨不忍睹的分数,刺得我的心鲜血淋漓

深夜,一片寂静,房间里充斥着笔尖在纸上滑动的沙沙声。突然,我停住了,笔尖

似抹了胶水似的再也无法滑动。其实,本该算不下去了,不是吗?望着数张被用过的稿纸,

还有未被解出来的题目,我呆愣着,继而一股烦躁涌上了心头,使得原本细微的嘀嗒声

变得异常刺耳,原来柔和的月光变得异常狰狞。

“味嗒”,门把转动,爸爸走了进来。我没有转身,依旧望着稿纸,任凭心中的

烦躁涌动。他走到书桌旁,拿了我的卷子看了看。“你这次又考得不行呐,你晓得啊?

我依然沉默着。“别不吱声!你要是考不上二本,是不可能给你念的。你现在如果……”等够

了,”我“噌”地站了起来。“我知道我笨,我就念不上书,明天就不念了,你满意了

吧?”我咆哮着。咆哮后的余音在我耳边久久回荡。我怒视着他,他呆愣了,我也呆住了。

他没有料想到我会说出这样的话,愣愣地看了我一会儿,低下头转过身,慢慢地走出我

的房间。看着他失落的背影,我鼻子一酸,但终究没哭出来。

第二天一早,我早饭没吃,就拿着书包准备出门了。“吃完早饭再去,”沙哑的声音,

让我不自觉地转了身。他的眼睛布满血丝,整个人憔悴异常。显然,我昨天确实伤了他,

不过我还是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家门。

我没有去学校,而是在路边晃荡。转眼,就到了中午,我的肚子早已经叫了。无力

气的我坐在石阶上,看着远方。“原来,你在这!你们老师说你没去上课,吓死我了

我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这声音依然沙哑,但此刻,却多了一种焦急和亲切。看着他

一路小跑过来,我无措地站了起来,没有意料中的责骂,而是“饿了吧,今天恐怕赶不

回去吃饭了,我们下馆子吧。”我疑惑了:“你一点也不生气吗?”“生气?我为什么

要生气?你现在已经成年了,什么事都有你自己的想法,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稍稍指导你

我是一个初中毕业生,深知学历不高以后会吃苦头,所以才让你学习的。我昨天也是吓

吓你的,你还当真了!

此刻,满世界阳光灿烂,跟在父亲的后面,看着他略白的鬓发,我知道那是为了这个家

“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我哽咽着说。父亲虽未应答,但我知道,此刻,他笑了。

                                            署名:百变酒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