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在家里吃饭的时候,跟我的母亲大人来了一次惊人而又愉快的爆炸闲聊。真的是超爆炸超愉快。

好像到了我这样的年纪,27、28的年纪,跟家里人永恒不变的话题就是工作和结婚;我有一份非常稳定的工作,日常加班,稳定到不行,唯一的好处就是国家法定假期一天都不少你,周末没特殊情况也是双休,真的是超级稳定。所以,我跟家里人的话题好像就只剩下结婚。

昨天我可能是比较作死的问了我的母亲一句:“现在是不是真的不结婚会死啊?”是的这是一道送命题。愉快而又爆炸的闲聊就这样开始了。我这么一问,妈妈就问我是不是跟那个相亲男有什么问题,当我妈妈问我这个问题,我开始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我妈不会以为我跟那个人在一起了吧…

果然,接下来就是,“你们有什么问题就直接摊开来说啊,别闹别扭,怎么就想不结婚了呢?”在我妈妈的这番轰炸下,我只能硬着头皮说,我们还没在一起啊,我只是说可以聊,人也挺好,但是有些思维三观跟我不太一致,我还在观望。果然我妈就爆发了,说我耍得她团团转。如无意外,我们都对着彼此毫无形象的吼了起来,她觉得我挑三拣四自私自利,我觉得她总是不理解我,总说为我好,却不真正的了解我想要的是什么。

我的母亲总是把以前他们在我们这个年纪就怎么样怎么样、说现在不结婚,以后老了怎么办?其实我想说,以前那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现在不是只要你们长辈喜欢就行,两个人不喜欢没感觉是根本走不到一起的,或者现在还是会有人结婚后再培养感情,但是又有多少人愿意这样呢?时代在变化的同时,为什么思维也不跟着改变一下呢?爸爸妈妈那一代离婚率为什么不高?爷爷奶奶那一代甚至是没有,而到了最近这10年间离婚率一年比一年高,这是为什么?因为时代不一样了,人的思维想法也不一样了。我曾经在网上看到过一段话:“有一天我问奶奶为什么现在的恋人不能像你们那代人能走这么远?奶奶对我说:那时候东西坏了我们只想着修,而你们只想着换。”看着简单的一句话,却是一针见血。你可以改变一个人甚至是十个人的想法,但是你没办法改变一代人的想法。当代人对于结婚大概持两种心态,一种物质需求,另外一种灵魂的契合。两者并没有好坏对错之分。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想,相比于物质,我更看重灵魂的契合。如果两个人在一起,永远都不在同一个频道上,那又谈什么过日子?永无休止的吵架,最后貌合神离,最后离婚。我的母亲总是说,不知道我在想什么,那我说了这些话,这些想法您为什么又觉得我是在乱说呢?你真的有在我的立场上好好替我想过吗?对于您来说,结婚是不是真的比我自己的开心快活重要呢?我知道你们的出发点是为我好,但是不是每一样好的东西,好的事情都适合每一个人的,物极必反,强扭的瓜不甜,把你认为好的东西强加在我的身上,它还会是一件好事吗?您总说,让我把人生大事搞定,让您跟爸爸可以放心,那你们放心了,那我呢?如果那不是我想要的呢?我从来不怀疑您跟爸爸对我的爱,但是您不能用这份爱来迫使我的良心让我感到愧疚,从而听从你们的安排啊。或者真如你们所说,我将来可能会过的很不错,我可能会很感激你们。但是如果是相反呢?那我也可以埋怨你们吗?或者我这样说很不孝,但是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我们该如何是好?我们不是一家人吗?我们的想法步调不是应该一致吗?爸爸妈妈,将来还很遥远,将来的事情谁又能预料到呢?有时候是不是也该把目光放在眼前呢?

不知道我这样的思维是不是错了,我真的不想结婚。不知道我是一个不婚主义者,还是只是没有遇到想结婚的人。反正我是真的对结婚没什么欲望,至少到现在是这样。我看着身边的朋友,都一个一个的结婚了生了小孩,说实话看着她们的时候,我也曾动摇过,羡慕过,甚至是慌乱过。但是我却没有后悔过。我也曾经在无数个夜里偷偷流泪,不知道是因为在别人眼里我成了那种嫁不出去的“异类”,还是因为自己至今没有遇到让我有结婚冲动的人,还是来自于家人亲戚朋友那些亲切的问候所带给我无形的压力。日子倒是一天天的过去,看着自己其实也确实有了“长大”的痕迹,皮肤没以前好了,体力也没有以前好了,放假在家也没啥冲动出去浪了,想着难得休假,只想在家喝着汽水,看着综艺或者电影,再玩会游戏。除了出门吃饭,其他活动真的是少之又少。按照我母亲的话来说,我再不出去活动活动,我可能会得“懒癌”。虽然有时候孤独泛滥,却也是逍遥自在。

人和人之前的沟通,确实永远是一个世纪难题。它没有分谁对谁错,只是分哪个更合适。我很爱我的爸爸妈妈,但是每次坐下来“闲聊”几乎吵架收场,我们有时候是不是在这个点上面太好胜了呢?觉得自己说的才是对的,别人需要按照我们自己说的来。我昨天跟母亲大人吵完,我就去道歉了,我确实不应该对着她大吼,即使我们的意见存在分歧,但是,那是我最爱的母亲啊。虽然这次沟通失败,但是下次,下下次呢?总有一天我们可以找到真正的共同点,只要我们不放弃不气馁,给自己加个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