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我高中时代的事情了,最是颠颠狂狂的年纪。刚进高中,我们有半个月的军训时间,就是这个时间里,我认识了几个朋友,许是因为跟之前的朋友失去了联系,我们熟络得很快,才短短半个月,感情就很好了。军训完了就分班了,或许是缘分,我跟她们分到了一个班,那可把我给高兴坏了,不曾深究过高兴的原因,她们一个是走读生,一个和我睡一张床,走读生的这个小可爱脾气比较暴躁,和我睡一起的就比较胖了,各位应该都清楚,胖的人比较容易出汗,而那时候我们恰恰是在下午下课以后吃晚饭,然后洗澡洗衣服,记不清上吃晚饭到晚自习的间隔时间有多长了,反正只要动作麻利些,我们还有不短的活动时间,然后就是两节自习课,再到休息的时间。她为人性格活泼,吵吵闹闹跑来跑去是经常的事,这就意味着她会大量出汗,晚饭后的澡等于白洗了,我跟她睡一张床,怎么着都有味道,然后我就跟她提了建议,她就改成了晚自习后睡觉之前洗澡,可能是我说话不够委婉,语气也不是很好,现在才后知后觉她那时候对我有点小心翼翼的,想来应该对她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吧。

后来的某一天,我在学校看到了邻居家的姐姐,那时候我已经在协助老师管理宿舍了,不记得是经常还是偶尔,我会去这个姐姐的寝室里和她一起睡,跟同床的她知道也没多说什么,我和她没了那么多交流,更别提知道她的想法了,应该是进入冬天了吧,某一天她说了一句,你怎么不把被子搬过去一起咯,我被她语气里的恼怒气到了,然后就搬到这个姐姐宿舍里睡了,我从二三十人的大集体搬到了十几个人的小集体,我觉得舒服多了。没想过她会怎样难受,她从来没说过,我就只顾着自己了,并没有想太多,现在知道,是我自己潜意识里选择了逃避和她的冲突,潜意识的拒绝更深的感情羁绊。

再后来是平静的学习生涯,跟她的冲突是爆发是在学校组织了一次看电影还是什么节日的活动之后,那时我坐在队伍的前排,身高毕竟是硬伤,我看得很是兴起的时候那个走读生过来找我,说一起去聊聊天,那时候我并不明白这代表着什么,总之我忘记了她们找我聊天这件事,等想起来的时候,活动已经结束了,聊天也结束了,等我真正反正过来这场聊天的意义时,我跟她的友情也到了破碎的边缘。忘了什么原因引起的冲突,和后来时日里冷嘲热讽的话语,一度快发展成了约群架,冲突来得快也去得快,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先低了头道歉,再加上自己也怂,约群架这个事情很快就过去了,彼此默契的没再提过。破镜重圆什么的也没那么容易,不如就这般顺其自然,一切交给时间决定,现在,已然失去她的信息好久了,人生就是这样,年少时总不知错过了多少纯粹的人和事,即使有机会再遇见,可能也不会再认得彼此了吧,可我知道,我应该是欠她一个道歉的,哪怕是因为那次她先低的头。

时间从来不会回头,人的一生会遇见那么多的人,那么多曾经相熟的人断了联系,但我依然感谢有你,有当年我们的相遇,相识,相知,虽然我们注定只是路过彼此的人生,但是我依然谢谢你,有认真的路过我的人生,祝安好,愿有重聚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