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小被父母保护得很好,在父母中规中矩的教育下,念了重点高中,如愿考上了理想的大学,毕业后也比较顺利找到喜欢的工作,20多年没经历过什么大挫折。

顺风顺水的成长经历,让我收获到很多褒义的评价,我慢慢变得非常在意别人的评价,对待任何事都追求完美。如果别人指出我哪里做得不好,我会憋在心里自我反省很久,自责、懊恼、跟自己生闷气。

这样别扭的性格一直伴随着我,直到三年前的一次意外。

那时出差去云南拍摄,我骑的摩托车与汽车相撞,我被撞飞了出去,摔在一旁的石堆,头磕在石头上,当时整个身体发软,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我会死吗?

同伴跑过来,吓坏了,把我扶起。顿时,我感觉腿上有股暖流正缓缓向下移动,我低头一看,右腿多处伤口往外涌着血,血顺着往下流到脚腕。我们赶忙找最近的人家借了水和创口贴,暂且止住血。去了当地的医院检查,轻微脑震,无大碍,头和腿都只是皮外伤,医生嘱咐我好好休养,别让伤口感染。

两个月过去了,伤口痊愈了,那些深深浅浅的疤就像长在我腿上一样,一道一道参差不齐,那年夏天我没有穿过一次短裤……患得患失,忧心忡忡,我害怕别人有意无意地盯着我腿看,害怕那种异样的目光。

我偷偷咨询过美容师、整形医院,试过各种药膏,每天往腿上涂很厚很厚的遮瑕,但都无济于事。每晚躺下脑子里都像在放电影,不断闪现事发当日的情形。或许这就是命数吧,当日石堆两米外就是10米深的稻田,倘若冲撞再用力些,我很可能直接坠入稻田,那时的我或许就不止是留下深深浅浅的疤痕了。

就当是上天留给勇敢者的印记吧,感谢没有夺去我性命,我更该用力旺盛地活。我开始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碍,像从前一样穿起了短裤,如果有人注意到伤疤,我都想好了,就开玩笑说:“看,我可是个有故事的女同学。”

而事实上,即便每天都穿梭在拥挤的人群,和无数人擦肩、交谈,真的没有几个人会注意到我腿上有疤,一切都是自己把它看得太重、太敏感了,一直以来没有突破自己的心理防线罢了。

三年过去了,疤痕浅了一些,还是会被相机捕捉得明明白白,而我早已放弃了修图,坦然应对一些,如果你发现了这个小秘密,我会很愿意与你分享这个惊心动魄的故事。

与其说“现在的我完全不在意别人的评价”,不如说“我打开了自己,学会接受不完美的自己,和这个世界一起成长,变得更好”。世界还是一样,是我们变得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