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你是否经历过那样的瞬间,内心崩溃到无法呼吸表面上还得装作若无其事。你害怕被人看出心事重重,你担心别人问你怎么了,你怕那句不经意的关心问候就彻底击溃了内心构筑了许久的防线,然后毫无保留的将所有的烦恼悲伤全都倾吐而出时,可对方的答复却是“哦,这点小事呀。”

我经历过。

那年高考查完成绩后整个人都愣住了,三年以来最糟糕的分数。我害怕面对父母失望的表情害怕面对亲戚接二连三的关心询问,我丢下手机一个人下了楼,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闲逛,天气无比燥热,知了知了的叫声似乎都在为我悲鸣,我不能原谅自己的失利,高中生活的一幕一幕浮现在脑海里,为了多背几个单词摸黑早起,为了多出几分钟做一题数学题吃饭时间控制在十分钟内,为了多刷一套真题周末也难得挤出时间回家……我真的真的无比努力了,我也尽力了,但是换不来该有的回报。

想着想着泪水就涌满了双眼,低声的抽泣。

好不容易走到了一个公园坐下,无法抑制的悲伤让我控制不了决堤的眼泪,一个在乘凉的大爷看我这番模样,走了过来,看似很关心的问我怎么了。我说高考失利。

我以为他会安慰一下我,没想到他竟然很轻蔑地说,“现在的小孩啊,好日子过多了,平时不努力,拿不到好的成绩就只会哭,唉,一代不如一代了,一代不如一代咯。”说完他摇了摇他的扇子,自顾自地走了。

听了他的话,我更难受了。他凭什么说我不努力,凭什么这么评价别人,又凭什么可以如此不负责任的说出这些话,越想心里越悲伤,当然也更讨厌他。

在公园坐了一下午,终于还是要回家了。刚走没两步,碰到了一个初中同学,我初中时成绩比他好,我们进了不同的高中。这一见面,当然说的还是高考成绩,他看起来心情不错,互相说了分数后,果然,他比我高分。假惺惺的安慰了几句后,他说,“哈哈哈,重点中学的也就这样嘛,你那个凤尾还不如我这个鸡头呢”。我不愿和他多一句废话,径直往回家的方向走。

在小区门口,遇到了一个同班同学和她妈妈,据说,她也考得不好。她妈妈见到我就说,“孩子别难过了,这只是一次普通的考试,决定不了你的人生的。”听了这话,我以为找到了知己,这下没人嘲笑和讽刺我了吧。

可万万没想到,接着她说“我们家彤彤考得也不好,我们刚刚决定把她送出国了,她舅舅已经在帮她联系学校了,你呢,怎么打算?”

不想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阿姨的问题,我匆匆说了句暂时没想好就跑回家了。

是啊,我怎么忘了,虽然同住一小区,我们家是在四户共用一个楼梯的商品房,她们家住的是别墅,之前听彤彤说她舅舅是在加拿大做生意的,资产雄厚。再说,彤彤本身也没有很努力啊,或者说一定程度上她连努力都不需要,家里早已为她安排好了一切,而我的父母只是普通工薪阶层,像她这样的人,我怎么能奢望她理解我的感受呢。

回到家里以后,想到了今天糟糕的经历,不由得多了几分惆怅。没有相同的经历,别人怎么可以理解得了你的悲伤与难过;就算有相同的经历,我们处在不同的环境,也不能互相知道彼此的全部感受。

时间又过了几年,现在回想起当年那个把烦恼一股脑倾吐而出的自己,也会觉得有点单纯和幼稚。

当然,我不会责怪那天不理解我的感受的人,正是他们本能的反应,促使我改变了自己,变得更好。

大概是那一次之后吧,我不再随意的说出的苦恼,不会再跟周围人抱怨对生活的不满而是索性将所有的烦恼放在自己的心里,自己内化,慢慢的消化成自己的一笔财富,成为见证自己成长的一个勋章。

现在,我最讨厌的一句话是,我理解你,我知道你的感受。

感同身受是这个世界上最讽刺和可笑的词,我现在是完全不信的。

那些你吃过的苦受过的伤跌倒过的坎,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怎么可能可以完完全全的理解,他们那些脱口而出的安慰,对你来说毫无意义。

所以啊,在我看来,所有的负面情绪依靠别人是不可能解除的,唯有靠着在一次次的与自己对话中,完成对自我的救赎,将那些不好的东西全都内化成没有人可以剥夺走的经历,才有可能活得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