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素未蒙面,甚至不知彼此的存在却都心照不宣地羡慕着对方。你不是我,我不是你,我们是这个世界上另一个自己。

昨晚妈妈打电话说,家里的水管又坏掉了,找人修了好几次总是好了又坏,一直漏水,外面零下十几度还下着雪,她在屋子里还要辛苦治理水灾,说着说着她的情绪越来越激动,话题不知觉扯到她年轻时,开始抱怨自己当初结婚太早,才会像现在这样整天和柴米油盐打交道,做一辈子的家庭主妇。我没有吭气默默地听着,嘴上安慰她说现在的生活已经很幸福,做人要知足,但其实,我心里也是有些失落的。哪有人活得明白,活得满足?

毕业的时候,同学大都是回家,父母早就安排好了工作,要不就是投奔亲戚,找工作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原来有那么多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亲人,也才知道原来“血浓于水”也不是在任何时候都适用。虽然心里是一万个不愿意回去,但现实摆在面前,我也的确没有独自一人到大城市闯荡的能力与勇气,不甘心又如何?甘心与填饱肚子哪个更重要?

在一个二线城市的偏郊区,寄居在三人合租的小房子里,能让我暂时拥有的只有一张单人床和一个电脑桌,半夜起床上厕所,发现室友又用了我的牙膏没有盖好盖子,站起身一只小强百米冲刺从我面前闪过,我连脏话都懒得说一句,回到床上蒙头大睡,因为第二天早上我还要起早去挤像夹心面包一样的地铁,还要给满脸油光颧骨顶着厚厚眼镜片的金刚女狼整理文件,一遍又一遍,键盘敲打一天又一天,敲打着我曾经的热血和那些很美好的憧憬,敲打着那些与我的专业知识毫无瓜葛的可笑的字符,正是这些可笑的字符要我熬夜假扮修改一遍又一遍,坐在电脑前,我比字符还可笑。

想到这些,我已经忘记电话那一边争喋喋不休抱怨着的妈妈,很多时候我都是这样无视她的抱怨——毫无意义。

关于我曾经设想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呢?

我不记得。

我也不愿意去回忆,理想越美好,只会让自己觉得更狼狈。

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的人,总有一个人正在过着你想要过的生活,而你现在拥有的,也许正在被某一个人默默羡慕着,那么多的幸福和幸运里面,总有一些是不属于你的,就算不满足现在的生活,也不能把人生的好几种经历方式都做完。

幸福的原因大同小异,不幸的理由千千万万。万家灯火的光,车水马龙的街头,你是选择回家,还是漂泊?

最后我想告诉这个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好好生活,好好珍惜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你不在意的,别人眼里那是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