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假期就这么过去了,放了十天,躺尸了十天。

由于懒散和贫穷将我困在了寝室里,时间它就在我与手机床铺的愉快相处中过去了。我都不敢相信时间过得这么快,快到我都没来得及拿出我的书本瞅一眼。

最让我不敢相信的是我心情的变化无常。我的性格挺闹挺的,废话多,还自娱自乐,典型的自嗨型。过去的九天要么拖着室友出去闲逛,要么老实的宅在寝室,但不论哪个选项我都在叽叽喳喳的说着话。至于今天忽然的郁闷,别误会,跟所谓的要上课了毫无关系。

今天早上六点我就起床了,有个面试的缘故。我央着早上叫我起床的崽还睡得呼呼的,凑着晨起的微光,我把刚到手不久的化妆品一股脑的往脸上涂抹。由于业务不熟练的关系,昨晚我还先细细的化了一遍妆练手,琢磨着能看的过去才肯罢手。颇为满意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套上外套,拿了钱包,纸巾,手机,最后有些犹豫的将小镜子揣在兜里,我急急的出了门。

我总归是不习惯带妆出门的,尤其还是自己上手的涂抹,班车就在不远处,我拿出镜子,却刹在原地。一张惨白的脸,还有昨晚难以入眠留下的黑眼圈,由于不会遮瑕导致痘印还明晃晃的在外面溜圈,再往下一看,口红也没有涂均匀。

我没能再上前一步,眼睁睁的看着班车开走了。

回到寝室躺下,心里梗的慌,这个面试机会我之前就争取过一次,由于种种原因放弃了,现在,又一次。翻开手机便签,随手写下:今天我又一次放弃了一个面试机会。可,这是我便签中的第几次放弃了呢?我苦笑着想,我可真是个放弃大师,拖延天才。

中午时分,室友都洗漱准备吃饭了,我还在床上赖着,他们有些好奇,问我怎么今天这么安静。我没有搭话,闷闷的,有些难堪的想,这个世界果然知道怎样让我安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