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还记得毕业那年满腔热血的样子,我们曾天真的以为我们很大,世界很小,我们曾天真的以为只要我们去到大城市机会就很多,我们的梦想就会实现。   

  出生在一个小城市的我,随着年龄的增长,对除过家乡以为的城市充满了好奇和感知,尤其是对于大城市的欲望太过于强烈,一度认为只有去了北京首都就会变得不一样,拍完毕业照,拿到毕业证,没有跟任何人商量毫不犹豫的买上了去北京的火车票,这也许是我这样一个干任何事都犹豫不决做过最洒脱的决定了吧,那时候的自己没有钱,也不敢跟父母要钱,十多个小时的火车为了省钱买了一张硬座,印象特别深,到北京的时候是早上6点钟,那天的北京有点冷,可是我一点也不冷,我内心无比喜悦,好像这里即将是梦开始的地方,我对这个城市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   

  在北京找到了一个同学,先去她哪里借住了几天,她告诉我她租的房子房租一月1800,当时内心想1800的房子到底是有多大啊,最起码很温馨,家电齐全等等,当我推门进去那一刻我惊呆了,大概十二平的样子,里面没有窗户,黑漆漆的,我进去坐到她那个床上,妈呀!床单怎么这么潮湿,我当时问她这算地下室吗?她很淡定的微笑了一下说:这哪算地下室啊,这可比地下室强多了,我这算没有窗户的公寓。后期就开始找工作啊,来北京没有问父母要过一分钱,最穷的日子也是我长这么大过的最苦的日子,一天就吃一个面包喝一瓶矿泉水,晚上饿了抱着自己睡觉,一直不停内心有个声音在安慰自己,睡着就好了,明天醒来就不会饿了,我不会一直过这样的日子的,没有来过北京的人肯定无法想象北京的地铁有多么的挤,小小的我完全是被人推上去的,不是自己上去的,无数个夜晚都特别想离开这个城市,可是就是由于自己身上那股韧劲,我不能,现在回去同学家里人都会笑话我,找工作也不是特别顺利,后面同学那里也不能长期住了,没办法自己出去找房子,那时候从未租过房子的我,像个无头苍蝇,就是各种在网上查房源,每天不停的看房子,脚上都是水泡,有天终于看到一个合适的房源,下楼就是地铁、公交站、超市、菜市场等等,主要价格也很合适,一个月1800,当时迫不及待的害怕那个房子被别人租了,把自己身上仅有的2800块钱都转给了那个介绍房子的人,作为定金,后续交尾款,北京的房子基本都是押一付三的,2天之后去交尾款的时候,那个自称是房东的人就变了脸色,扔给我一本打印合同让我不要看赶紧签字,把剩下的钱转给他,我呢想仔细看看,认真阅读一每个条条框框,看清楚那个暖气费啊,还有电费水费怎么收取,然后想想看看自称房东这个人的身份证,然后这个人看我比较墨迹,就开始犯混,说小姑娘我告诉你今天要么就赶紧给我交钱住进去合同上签字,要么就不要你的押金了,我当时心里就极度不舒服了,有种预感我这2800将要打水漂了,这个房子不能住,果然这个人指这我骂了一顿,为了要我那2800我一直在说对不起,我自己没有想清楚,然后那个人恐吓我说再不走就要打我,吓得我人生第一次报警,但是警察叔叔说这是属于经济纠纷,让我去法院起诉,后面打听了一下写份律师函都要好几百。索性就放弃了,自认倒霉,就吧这2800当成迈入社会的学费了。这个钱就这样没有了,那时候我真的好想坐在马路边大哭一场,生活本来就是不公平的,你的处处留心眼,你才能生存,尤其在一线城市什么样的人都有,就这样从一无所有,变得还欠同学钱,那段日子现在回忆起来都头皮发麻。   

  应该遇到跟我同样遭遇的人,现在肯定放弃这个城市了,因为对于一个小姑娘来说在这个城市想要生活真的太难了,这个城市就是女人当男人一样存在,男人当牲口一样在生存,北上广不相信眼泪是真的,可是小小的我还在坚持,虽然现在还没有钱,已经不愿意跟人在聊梦想了,觉得得先求生存,梦想其实是一个奢侈品,原来觉得把钱挂在嘴巴上的人很俗气,现在自己也变成那个俗气的人了,房租在长,饭钱在长,商场都不敢逛了,害怕自己心动又买不起那种失落感,凌晨的北京很多写字楼的灯还是在亮着,有很多加班的人们,冷晨4点的地铁站已经站满了等头班地铁的人们,房子在北京已经只成为了一个睡觉的地方,甚至后面认识的朋友说他们单位加完班太晚了划不来回去睡了,说可能刚回家睡着又要醒来去上班,最后直接在单位买了一折叠床睡觉。那一刻听到这些故事很庆幸我不是这个城市生活最苦的人,最起码我每天可以睡够7个小时,大家都是为了生活,为了多赚点钱,让自己乃至家人稍微过的舒服点,谁成长的道路都没有比谁容易多少。   

  现在的我觉得世界很大,我很小,甚至时光在倒流一次,感觉自己都没有那样冲动和来北京的勇气了,甚至有时候很恍惚我为何来北京了,生活就是这么现实和残酷,从来不给你讲什么人情,但是开心是属于自己的,无论现在过什么样的生活,无论现在的自己过的有多难,无论现在你是在西餐厅吃着牛排还是在地下室吃着泡面,希望都不要丢失快乐,快乐是无价的   

  这个城市的风很大,孤单的人总是晚回家。愿无论在何时何地都能感受到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