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准备好了一条新裙子,一条纯白的带着点花边纹理的连衣裙;也准备好了一双新的小皮鞋,一双黑色的有点小洋气还带着些许高跟。这一切都是为了之后的面试。

在得到这份面试之前,我在各个招聘平台都投出了多份简历,我满怀期待的心情等着他们的回复。随着时间一天一天地流逝,原本月初离开家过来这边到现在已经不知不觉快到月底了。可事情哪会一帆风顺,我等了这么长一段时间也没有等到有公司回复我。我的内心开始着急,每天都反复看着手机里各种招聘信息,大部分投出去的简历都没有被查看或者是查看了也没下落了。失落感渐渐开始淹没我的心头。

后来在我已经觉得他们不会再回复我的时候,我突如其来地收到了这份面试通知。这种感觉既惊喜又难以言喻,仿佛是你濒临绝望时突然看到了一束光。我的心情变得十分雀跃,在心里无数次模拟着之后面试的场景、对话。夜晚睡时也久久平静不下来,带着些许担忧进入了梦乡。

面试当天,我换上了那条早已准备好的白裙子,穿上了那双新皮鞋,梳了个看上去大方得体的发型,化了份素雅不张扬的妆容。在镜子面前反反复复打量着自己的装扮,直到满意了才出门。可后面会遇到的事情也是我始料不及的。

这次面试的公司离我现在住的地方很远,光是坐地铁加换乘也已经花了大概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去了。从最初上了地铁到后面地铁越来越多的人进来,我感到周围的空气仿佛越来越稀薄,也许是因为戴着口罩的缘故也可能是地铁上人多空气开始不流通了。还有一件更让我感到痛苦的事情,那便是这双新的小皮鞋磨脚磨得非常厉害,后脚跟已经痛得我无法轻松自如地行走了。但我也只能忍着,要以最好的状态去面试。终于在经历漫长的地铁路程之后,我终于到了那家公司所在的园区。可这个园区十分地大,我找了很久都没找到那家公司所在的那栋楼,后来问了一位清洁大叔,大叔十分热心地带着我走到了我要找的那栋楼,这个大叔从我一开始问路就十分放不下心似的,站在远远的地方看着我去到了大楼里面才转身离开。我真的是从心底由衷地感谢他,如果没有他,可能我还傻傻地在这迷宫里四处徘徊。

后来的面试过程还挺顺利的,没多久便结束了。回家的路上刚好赶上了下班高峰,身边都是已经在工作的人了。而我仍旧还在为工作四处奔波,细想了下这次面试的工作似乎与我想像中的不太一样,而且公司给人的感觉也是模棱两可、飘忽不定的。我心里开始迷茫,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疲惫也使得我的脑袋变得有点空白,什么都不想去思考,只清晰地记得后脚跟的疼痛一直伴随着我,每走一步都像刀割在我的心尖上,巨大的失落感又向我涌了过来。

现在的我仍旧在找工作的路途上奔波,我不知道这种失落感会持续多久?但我总不能每一次都束手无策般地被它们给淹没。而这次的面试经验也不是无价值可言的,我更加看清了自己的能力,也能重新地定义了自己目前的定位。相信接下来的面试我更能坦率地去表达自己、去展示自己,我又再次抱着期待的心情等待着下一个面试通知。

如果那个时候到来了,我仍旧会穿上那条白裙子和那双小皮鞋,但这次我会事先贴好创可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