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龄告知我们成长是一场远航,就像儿时的记忆,所剩无几,我有几个很好的朋友,有青梅竹马的,也有义结金兰的,今天先说青梅竹马的吧。从高中的抉择开始,我们就慢慢走向了不同的学校,不同的地方,不同的人生,时至今日,一年也联系不上几回,就是联系,多数也是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当中有个竹马,是位学霸,脾气温和,直到读大学之前,我们还是会经常见面,毕竟住得都不远,大学后的联系基本断了吧,连微信都忘了什么时候加上的了,有个女朋友,只是我不清楚他研究生到底读完了没。还有另一个竹马,直到高考之前都一直是玩世不恭的,但他的学习也不差,只有脾气有些倔强,高中的时候个子长了好高,我需要用仰望的姿态跟他对话。有位青梅,肤白貌美,就是嘴皮子尤其厉害,另一位青梅用现在的定义应该算得上是个白富美吧,颜值在线,个高腿长,白白净净的,我应该是当中最不起眼的那个了,一没颜值,二无智商,直接在线卑微啊。

我们现在天各一方,与我联系多一点的就是两位青梅了,虽然真的很久很久没有见过面了,我不爱与人语音视频,也就接接她们的,毕竟,从小到大彼此什么样没见过呀,或许只有这个时候更自在些吧。有时候想联系一下他们,可惜,总怕打搅,说不定就耽误人家的事了,而且可能也是因为年纪大了,我们远没有孩提时代那么无忧无虑了,说话也开始打哑谜了,他们适应这个社会的节奏真的很快,我好像还会经常沉浸在过去里,他们就渐行渐远了。

我知道,只要我们有联系,那么相处得其实更以前没什么区别,我是这样以为的,因为彼此是那么了解。我明白人不能一直活在过去,我要学会放下,或许是因为拥有的不多,所以才一直贪恋着吧,毕竟多数东西,你没有时,会无比期待,可拥有了,就再不能放下。我的情感在他们看来总是那么幼稚,像一只蚕,在作茧自缚,破茧成蝶在他们或者你们无数人看来很容易,可惜,我到现在也一直没学会,未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学会。再相识的朋友总说我懂事,不像个在她们眼中年纪轻轻的小姑凉,可哪有什么懂事呀,只不过是不得不放下罢了,毕竟,手中的沙,越是紧握,越流失的快。

文字真的有很奇妙的作用,好多好多我以为忘记了的事情,其实都还记得,人类,还真是奇怪。远方的朋友,今日我写下了这些,希望未来某一天,你们可以看见,那时我们应该会更懂彼此吧,就像高考后,我曾送你们的围脖一样,更懂温暖,更明白珍惜。我曾经想过,以后老了,大家就生活在一块儿,有事没事串串门,斗斗嘴,我们相伴了人生的前18个年头,人世的后18个年头也可以一起渡过。

好了,今天看文的朋友们,你们的那些青梅竹马或者义结金兰的朋友还有联系,如果现在的你不忙,就与他们联系一下,说不定对方也在等你呢!耸立的高楼里,冰冷的水泥墙,给自己再多添一份温暖吧,毕竟是前世的你不知道付出了什么样代价,才换来的相知相依相伴。远方的你,祝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