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高中是在一所艺校上的,各类资源都不齐全,环境也可以称得上破旧,但每年都有不少人挤破头想上这个学校,因为它可以让外地学生在北京参加高考。高中这三年可能是我最放纵的时光,现在我都依然十分怀念那段日子。

每天就三件事,吃饭睡觉玩。文化课在教室里睡,专业课直接在宿舍里睡。混一天少一天,然后就混到了毕业。幸运的是混到还有大学上,虽然与自已预期偏差很大,本来就没有努力,所以抱怨也没啥用。在我看来,在我们学校就读好像比普高生早一步步入社会,你可以在这里看到各式各样的人,各种违反常规规章制度的事已经屡见不鲜。我们学校大多数都是外地生,与父母都不在一个城市,这使得他们更加“自由”。对于那些混日子的学生这里简直就是天堂,当然也有真心想考上好大学努力学习的,但更多的应该是像我这种,想着考个好大学但是懒得学混日子的。这里文化课成绩普遍低,我们系文化课算最好的了,艺考生文化课可能相对松一些。

用我舍友的话“真的跟过日子一样”。我们买了一个小铁锅,烧酒精的,晚上煮方便面吃。晚上宿舍关门的时候,一帮人在厕所洗漱,我们就洗菜和碗筷,估计谁看都觉得神奇。烧的是酒精,火不大,开的也慢,每次一吃就是几个小时,基本上吃完都十一二点了。宿舍里三个人,一边看着电影一边涮着火锅。本来是八人间,但是其他人因为各种原因都搬出去了,住的就很“舒适”。每周三还买点酒,一些玩的比较好的聚在一起谈天说地。我们几个吧还抽烟,天花板的烟雾警报器弄响了好几回,后来我们干脆找个塑料袋给套住了,每天晚上宿舍里都烟雾缭绕的,跟“仙境”一样,一个个搁那儿吞云吐雾。宿管的老大爷也挺"可爱“,每天早上起来查寝就搜刮烟,整个楼下来也没少搜,有时候他没烟抽了还整个突击检查,反正在我这儿是被他收了不少。虽然那会儿私底下都在骂他,但是现在看见他肯定倍感亲切。我们班篮球赛夺冠了晚上还要请喝庆功酒,你可以想象到一个宿舍里挤满了人是什么场景吗,我们住在一楼,你就看一帮人从三楼下来跟热血高校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某黑社会群体。喝完之后基本都吐了不少,吐得满楼道都是,想我这样比较能忍的能坚持到厕所再吐,有的直接趴着窗台就吐,不知道哪个倒霉孩子吐在了大爷门口,我现在还记得大爷的名言”酒是个好东西,但是别他妈吐我门口啊“。

我们就这样舒舒服服浑浑噩噩的过完了三年,我相信那会儿在一起玩的人都很怀念那段日子,大家或多或少都想再回去看一看,找找当年无忧无虑的感觉情怀。虽然现在已经物是人非,当年的人都已经不在,但是那段日子真是让人难以忘怀。我的好兄弟跟我说过,”真的想回到当初那个时候,每天无忧无虑的,就当那是一场做了两年的梦吧,现在梦该醒了“。

我是很想念那段时光,那时陪在身边的人,但是梦也该醒了。追忆过去确实美好,但人不能活在过去,还是要往前看的。我觉得人总是在不断重复着得到与失去,失去便是失去了,应该好好享受所拥有的,而不能总追忆拥有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