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现在的工作岗位已经第9个年头了,作为一名渠道专员,我会被公司的KPI考核搞的晕头转向,结果为导向的工作,使我经常忽略了过程,让我处理事情有了只要结果的坏毛病。门店出了问题我最想听到的就是一句“已经处理完毕”。我从不管中间的过程,门店处理的时候是否有难度,员工是否遭遇了不公平的待遇我也经常不以为意,我认为这本是他们工作的一部分,直到我最近看了一部我最爱的电影《终结者》,让我明白了自己想要的“结果”并不是最重要的,也不一定是我想要的。

11月1日《终结者:黑暗命运》一上映,我中午抽了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跑到就近的电影院看了我心心念念10几年的电影,从1991年导演卡梅隆拍完了第二部《终结者》之后他就把版权卖给了其他公司,虽然这些年也出了不少相关电影,都远远没有达到我的预期,因为卡梅隆的第二部《终结者》是我心目中最好的科幻电影,他承接了第一步的剧情,使得第二部更有故事性,故事线清晰、剧情紧张、打斗精彩总之所有的优点它都具备。所以我对于新的电影早已期盼已久。

但是电影开始了5分钟我的所有情感和期盼都戛然而止,随着约翰被杀,故事线已不再清晰,年老的施瓦辛格和汉密尔顿已经不能贡献精彩的打斗场景,老旧的情节及结果让我颇感失望,每每闪出的回忆第二部《终结者》画面更让我觉得卡梅隆已经江郎才尽开始卖弄情怀。总之我期盼的都是一场空,让看完之后只有一句话:还不如不给我这样的结果。

下午刚回到公司就接到客服中心来的电话,说我的店面被用户投诉了,说用户对于门店的服务不满,具体内容已经短信发给了我,我本想直接转给门店,但是我想听听用户想要什么,就直接打电话给了用户。用户表示之前在店里买了手机,由于年龄比较大不会使用,下载了不少垃圾软件误操作导致信息丢失,就去店里想让店员帮忙看看能否找回,可是店员小陈爱答不理服务不到位也没处理好手机。我安抚了用户后到了店里找了小陈,小陈说当时有个客户正在接待,可能等待时间比较长且信息没有找回用户比较着急所以言辞比较激烈,用户不仅骂了他还打了他一下。通过视频监控我确定了小陈的说法,小陈给我说他想去给用户道歉来解决此事,解决完给我个结果。我觉得这对于小陈来说不公平,他既没有违反公司规定也没对顾客做不该做的事情,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一线的销售人员也不是一点尊严没有。我直接打给了客户说明了情况,通过电话沟通对方一听我是负责任就发了一点牢骚就没再追究,处理完我直接回了客服人员处理结果。

晚上回到家等孩子睡着我想了想,门店的任何事情我都应了解,今年大环境不好人员招聘比较难,培养一个好的销售人员是比较难的,付出的成本也比较多,一线销售人员出来工作也是养家糊口但好的环境也会让他们身心愉悦,对于工作也会更加热情。如果我今天下午没有管,小陈给用户联系,用户可能会变本加厉,就算处理好小陈会内心受挫,工作积极性也会大打折扣,我负责处理的这件事用户也没过多刁难我,小陈也会对我更信任。

所以我体会到结果为导向并不是我想要的,可能好的结果对于有些人是痛苦的不公的,多听听大家的话让考核成为大家努力的目标,这才是正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