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梦见回到小时候和奶奶逛超市自己走丢了,大哭起来、奶奶突然从我背后拍了我一下说:真完蛋!奶奶这不是在这儿。我一个回身将她抱住。孩童样子的笑满怀…早上醒来想着赶紧给奶奶去电,和她分享自己梦中糗事。我拿起电话刚要拨通的候、突然想起奶奶已经不在了….蜡烛黄纸我自是见过的,人人都说殡仪馆里是有特殊味道的、那种弥漫着压抑阴闷的气味像极了醋酸的感觉,辞灵时见到了奶奶安详美丽的遗体我好想走上前去亲近抚摸一下奶奶但突然间开始恐惧了起来、我不是害怕奶奶,而是活着的人对死人天然的畏惧。我想哭一哭但由于之前连续的恍惚中的大哭大闹!哭的传感神经已经麻木;剩下的是自责了。因为看着大姑疯一样的扑向奶奶的棺木我本能的伸手去拉、一手拽着大姑一手扶着同样悲伤而处事不惊的爷爷,心里想着我长大了有种责任驱使着我去安抚大家。那种五味杂陈的情绪在千变万化中使我在席间含了一粒速效救心丸、方使我缓和了下来。第二天是奶奶出殡的日子,我带着给奶奶写的信去参加遗体告别!大学时听表演老师说遗体告别的过程就是一次撕心裂肺的过程、我算是体会到了、顿时间无恐怖无挂碍;嘴里一直在絮絮念着:南无大愿地藏王菩萨、因为这是我和奶奶共同的信仰我定是要念的、边听着司仪嘴里那老练又老套的不由心的悼词眼见着百十来号叫不上名字的亲朋一一鞠躬作揖后。奶奶的棺木瞬间陷入地下的机关、我崩溃了!小叔一把把我抱在怀里拦着我、妈妈拼死的护着我不让我跨越围栏去和奶奶去了、妈妈用犯心脏病的方式终于把我给安抚下来。如果说人和低等动物的区别?这便是了、人们把自己的生到死都整成一场场行为艺术,婚礼、满月酒、葬礼!而奶奶用离逝这场行为艺术教会我、必须要学会且一定善用的哲学真理:死亡!出去后不久就见到了奶奶的骨灰、冒着热气我细数着:哦这是腿骨、这是股骨头、这是尺骨、哦这便是颅骨!烧了信我认清了事实、想起了一句斯琴高娃老师在朗读者里读贾平凹先生的一句散文:我在地上她在地下!阴阳两隔从此再难以相见、顿时间热泪肆流、长声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