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2W1,以超我为主导的思维,再加上乐于助人和完美理想主义,我是一个重视道德至上的人。

这已经不是什么有好心,是个善人的事情了。

而是强烈的良知已经成为了我的责任和义务。

但同时,我的内心是冲突的。我的渴求渴望全都被我强烈的道德感给压制了下去。

而且我也知道,我永远都无法主动满足自己的欲求。

“我没事啊。”“这样就好了。”

已经似乎成为了口头禅了。

帮助别人,让别人快乐,收获别人的感谢,让自己的良心安稳。

这是这种人格主导下,我所无法打破的模式。

本我的那点欲求,只能让我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不断遭受煎熬折磨。

不贞,不洁,我宁愿让自己继续被折磨,也不要被这两个东西附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