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看到校园暴力的新闻都会气到发抖,感同身受。

那个时候上初一,住的是几十个人睡一间,没有厕所连水龙头都没有的狭窄单间。因为宿舍楼里是没有水源的,因此每天都需要拿着水桶去统一的供水点排队打水。

昏暗的打水房,人员拥挤,即使在有老师维护秩序的情况下,插队这种事也是一定会发生的。

那天我和室友们拿着水桶去打水,循例是让初三初二的人先打完水,才能轮得到我们初一的。在寒风凛冽中,终于轮到我了,结果从左边直接伸过来一个桶,将我的桶挤到了旁边。

当时对于这种插队行为我几乎是习以为常的,因此并没有什么反应。看着那个女生手里大包小包的零食,我就知道,这是一个“社会人”,绝对是下了晚自习后去到处玩儿,等到了时间直接过来插队打水的那类人。

但是凑巧,水突然停了。她也未打到水,骂骂咧咧的将桶拿开了。于是我拧了一下水龙头,发现真的停水了,就“啧”了一声。

那个女生听到了就火了,直接放下桶推了我一下,质问道:“你啧什么?看起来很不服气吗?”

我还没反应过来,因为当时满脑子的都是没水用了。这时就听到一声脆响,然后脸上就是火辣辣的痛。

那个女生直接给了我一巴掌。

我当时也火了,丢下桶上去也给了她一巴掌。她也没想到还能有人敢反抗,愣了一下就跟我扭打了起来。这时站在她旁边的朋友,嘴上喊着“别打了”,做出劝架的姿势加入了战斗,两个人打我一个。虽然我处于弱势,毕竟一对二的形势,但是好歹我抓住了她们两个的头发(跟女孩子大家一定记得抓头发),因此,并不算势弱。

整个“战斗”的过程,我十分的冷静,还有时间抬头去看周围围观的人,没有一人出声,其中包括我的七八个同班同学兼室友,还包括我当时的“好朋友”。

我寻思着,即使不敢上前帮忙,就没有人帮我捡一下被我们踢得到处滚的我的水桶吗?那可是要花钱买的。

战斗很快结束,我脸上火辣辣的,显然是被“毁容”了,但是我知道她俩也没占到什么便宜,要不然也不会放话要找人再揍我一顿。

我以为事情结束了,顶多后面再被打,却没想会目睹亲历各种怪相。

拖着刚打完架疲惫的身体回到宿舍后,接着而来的是宿管。质问我为什么会惹到她们,寝室里一堆热心的围观群众七嘴八舌的解释完后。宿管仿佛菩萨降临般地对我说,因为她跟刚才那两个女生说了情,因此她们答应只要我去道歉,她们就不打我了。

幼小的我三观都要扭曲了,看着她“慈祥”的模样,我甚至想问,菩萨知不知道我有多难过????

我坚决决绝了道歉,于是她一脸我不识好歹的样子走了。

这时睡在我旁边的同学热情的说,她认识初三的谁谁谁,可以去帮我说情,热情得让我觉得她被圣母魂穿了。我知道,她只不过是看热闹罢了,毕竟发生在自己身边的暴力事件,听起来说出去比听别人说的要有趣得多。

于是,我也拒绝了,默默地睡了。

第二天一早,我去找了班主任。(我平时成绩很好,老师们都很喜欢我。)

跟班主任说明情况后,班主任说:“你道个歉也好,免得惹事!”

(她是教英语的,自此以后,我每次上英语课都会觉得厌烦。)

得到她这样的回复后,我就明白这件事没有任何人能帮我,能帮我的就只有我自己。(我爸妈从来不管孩子打架,觉得孩子打架再正常不过。)

于是我当时就下定决心,无所谓了,要打就打,让我躺平忍受是不可能的。忍受是不可能忍受的,只能反抗反抗,桀骜的维持生存了。

回到班级后,拒绝了围上来的那个热情的同学去道歉的方案,并且让她向那两个女生传达如果她们一次不打死我,我就一定会弄死她们的意思,就沉溺去学习的海洋了。

(并且一直没有剪指甲,为反击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过来几天,这个事就莫名其妙的过去了。或许是我不怕死的勇气和沉迷学习的淡定,亦或是我们的数学老师是教导主任,或者她们根本是虚张声势。

我知道很大的程度上,是因为我顶着一张满是抓痕的脸,这个事情至少在我们班不是什么秘密了。

但是那周的周五放假前的班会上,我们班主任竟然表扬了我。

她号召大家向我学习,不要闹事,忍一时风平浪静。

当时我的脸瞬间就红了,我知道我不是因为受到表扬而害羞脸红的……而是我感受到了侮辱,一种比肉体伤害更严重的精神侮辱。

自此以后,我就不再惧怕所谓的坏学生和所谓的混子了,内心的强大才是真的强大。

当时的我,虽然淡定的面对一下,心里很害怕,深夜也曾因为不知是失望还是害怕而流泪,但是内心强大后,今后的日子里再遇到这种威胁我再也不怕孤立无援了。

会遭受校园暴力的原因多种多样,比如我就是因为一个“啧”而挨打。

其实所谓的校园暴力小团队,多半是口嗨狗,对付这种人不理他就行。一部分真正动手的,即使老师和家长不管这些事,也要让他们知道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你又在经历什么。

告诉周围的亲戚朋友你遭受的事情,那不是你的错,积极的寻找帮助,必要的时候报警找媒体都是可以的。当所有的事情都摊在阳光下的时候,怕的不是你,而是那些施虐者。

至少这种“摊在阳光下”能震慑一部分施暴者,甚至能让冷漠的应该去管这些事的人感到羞愧。

我的方法不是所有人都适应,但是有一点是我希望所有跟我一样遭受过或者正在遭受暴力的人都应该去做的,那就是不要沉默。

这个世界上你总要发出自己的声音,而不是沉默地忍受着一切,沉默又何尝不是对施暴者的纵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