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伊始,记忆入髓,亦真亦幻。

那天晚上我刚躺下,很快便入睡,意识慢慢消失,然后,便是梦的开始。

小瓦房,旧木床,烂背心,大葵扇。

我躺在旧木床上,爷爷在一旁为我扇着大葵扇,夜里并不热,只是蚊子嗡嗡地着实烦人。

“爷爷,你睡了吗?”,我小心翼翼地问着。

爷爷用大葵扇轻轻拍着我的双脚,没有搭话。

我翻过身,侧着身子看着爷爷,应该是睡着了吧,我心想着。

夜里有一丝凉意,小瓦房只有一扇窗,睡觉前被爷爷用木板挡住了。

屋里是让人恐惧的漆黑,看着爷爷像是睡着的样子,闭上眼睛,慢慢地蜷缩着身子。

啪~啪~啪~

爷爷继续用大葵扇轻轻拍着我的双脚,许是蚊子也累了,屋子里就剩大葵扇的声音。

一秒,两秒,三秒…我心里默默想着,很快便睡了过去。

画面一转,来到了第二天下午。

我放学回到家里,爷爷正在厨房里砍着小木棍在煮饭。

说是厨房,不过是两三块泥砖垒起的土灶,土灶上就两个瓦罐。

厨房里很黑,没有窗户,就门口的一个小电灯,昏黄的灯光照着外面,只透着少许灯光在厨房里。

家里就两盏电灯,房间里一盏,厨房门口一盏,我心想着,这电灯也许很累吧,昏黄的灯光下只看得见厨房里的小瓦罐。

土灶里树枝在噼里啪啦地烧着,独特的柴火气息夹杂着淡淡的米香。

“回来了啊,你先去写会作业,饭马上就好。”,爷爷停下手里的刀,看着我轻声说道。

我点了点头,在门口旁边的方桌上写着作业。

很快,爷爷把饭菜端了过来,两碗米饭,一盘米汤和一盘青菜。

青菜是油麦菜,爷爷喜欢把油麦菜烫熟之后,拧干水分切成小丁,然后放上蒜蓉,盐和花生油拌起来吃。

我把作业放到一边,喝了一口米汤。

“爷爷,你说再见是什么意思?老师让我们这一周写一篇作文,题目就是再见。”,我看着爷爷,问道。

“再见?”,爷爷夹起一把油麦菜,放到了碗里,眼珠子转了转,顿了会,说道:“再见这个词有很多的含义。”

“有时候,再见是互相的祝福,期待着下一次的相见。”

“有时候,再见是诉说着最后的情感,你我可能不再相见,但是我们的感情一直都在。”

“有时候,再见是对你经历的痛苦说告别,你只管着前方,忘却曾经的苦累。”

“有时候,再见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样子,你我之间互有牵挂,却有一方不得不离去。”

我听着爷爷说的话,很深奥,若有所思,似懂非懂的样子。

爷爷曾经是村里的教书先生,文化很高,说的话我经常听不懂。

“未央,你知道你名字的含义吗?”,爷爷看着我皱着眉头的样子,咧着嘴笑道。

我摇了摇头,我知道其实我不是爷爷的亲孙子,爷爷一生未娶,很小的时候爷爷把我捡回来,给我取名许未央。

“夜如何其?夜未央。未央就是未尽,未止。许未央就是,我与你一人许下诺言,诺言未尽,我亦常在身旁。而当诺言了断,缘分不再,也就是各自安好,语尽再见的时候。”,爷爷语重心长地说道。

我感觉爷爷的话里有话,但是我却听不出来,许未央,我心里默念着我自己的名字。

看着爷爷饱经风霜的瘦削脸庞,我将许你一世安然,我用我的一生履行诺言,我心里暗暗想着。

爷爷看着我沉思的样子,便不再说话,两人默默地吃着饭。

吃完饭后,我拿出作文本子,就着暗黄的灯光,依稀能看清本子的字,开始慢慢写起作文来。

“再见是两个从远方走到一起的人,你给我鲜花,我给你小奶糖,你笑着我也笑着。

……

到了最后,你和我需要回到各自家里,我拿着你的鲜花,你拿着我的奶糖各自回到家中,虽然我们很想在一起玩,但是我们必须回家,而这就是,再见。”

很快,我便把作文写完了。爷爷在一旁帮我改着错别字,微风吹过,小电灯在摇摆着,爷爷带着老花眼镜一字一句地看着。

……

很快,夏末秋初,爷爷带着我在菜园里浇着水,指着前面的一片韭菜跟我说。

“很快,这些韭菜就会长出韭菜花,韭菜花是这里最美味的,韭菜花剁碎,就着蒜末,放上酱油,辣椒碎,再淋上一勺花生油,搅拌起来,就是这世上最完美的调料。”

爷爷说着便笑了起来,拿起厨房里收集的草木灰,小心翼翼地洒在韭菜根部的地方。

我想象着爷爷说的酱料,咽了下口水,每年爷爷都会做韭菜花酱料,那酱料确实是最美味的存在,搭起来蒸排骨更加回味无穷。

我看着眼前的韭菜,只期待着它快点长出韭菜花。

浇完水回到家中,我在日记里写着。

“我家里有一片菜园子…

这里面最美好的存在便是韭菜,当它长出韭菜花的时候……

我只期待着爷爷做的韭菜花酱料,韭菜花酱料蒸排骨最好吃!”

终于,韭菜在我每天的期盼中长出了韭菜花,我也催促着爷爷做韭菜花酱蒸排骨,也终于吃上了美味的蒸排骨。

日子就是在这平平淡淡的事情中慢慢流逝,我用欢笑写下了童年,爷爷用欢笑写满了苍老。

我在村里读完了小学,马上就要去到镇里读中学,虽然说中学离家里就十里路,但是却要在学校住宿,一周才能回来两天。

我看着爷爷头上挂着的一根根银丝,眼里满是不舍,第一次离家这么远,第一次要离开这么久。

爷爷摸着我的头,笑着说道:“还记得你写过的那篇再见的作文吗?短暂的离别是为了每一次更好的再见,你在不断成长,爷爷都在这里等你回来!”

我看着爷爷布满皱纹的脸庞,嘴里带着微笑,眼睛开始变得苦涩起来,点了点头。

我拿着行李,第一次走到镇子里,在宿舍里住了下来,在教室里学习起来。

在学校了我认识了周瑾杏,他肥头大耳,却很喜欢讲鬼故事,喜欢每天下午拉着我去操场散步。

我还认识甘君伟,他话语不多,心里装着一个武侠梦,整天想着外出闯荡天涯。

我还认识了阮新,他最喜欢数学,平时专门找数学题来研究,遇到太难的就拉着我们一起想着。

我在学校了遇到了许许多多的人和事,一回到家里,我就迫不及待地跟爷爷讲着。

爷爷默默地听我讲着,眼里含笑,看着我滔滔不绝地讲着,一时含声大笑,一时沉默不语。

每一个字都夹杂着回忆,每一句话都带着思念。

虽然不能每天都见到爷爷,当时爷爷每周都会准备一些东西让我带回去学校吃。

春天炒着萝卜丁,夏天腌制脆萝卜,秋天制作韭菜花酱,冬天则准备辣椒酱。

冬去春来,靠着爷爷给我准备的佐餐小菜,我成为了宿舍里炙手可热的人。

当然,每当韭菜花盛开的时候,爷爷总会蒸着一盘韭菜花酱排骨,拿着保温饭盒,捂的严严实实,拿到学校给我。

爷爷看着我把酱汁拌着饭,吃完排骨,才收拾好饭盒,慢慢地走回家里去。

我以为这一段时间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时间,直到再见变成了那个再见。

爷爷曾经说过,再见还有语道离别,再也不见的意思,这层意思我一直都未曾在意。

那一天周末,我回到家中,看着爷爷倒在地上,我的心好像是被电击了一般。

抱着爷爷往村里最近的诊所拼了命地跑过去,医生拿着听诊器给爷爷探了一下,又摸了摸爷爷的颈部,对着我摇了摇头。

我看着爷爷的样子,心里好像是被掏空一般,绝望地呐喊着,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

爷爷终究是村里受人尊敬的教书先生,村里合伙把爷爷安葬了下来。

我跪在爷爷坟前,像是失了魂一般,想着爷爷以前的种种。

我曾想着许你一世安然,可你还未跟我说一声再见,便转身离去,这一次再见,是你说的最后的永别吗?可是你还未跟我说过再见!

我闭上眼睛,双手撑在地上,身体在不断抽搐,内心在不断呐喊。

轰隆隆~

一声巨大的雷声,我从梦中惊醒。

原来是梦吗?我瞬间坐了起来,摸着枕头湿漉漉的地方,心里很沉重。

真的是梦吗?为什么我的感觉那么真实?

其实我从小便没有爷爷,爷爷在我还没出生的时候便去世了,这一次梦中的是我爷爷吗?

韭菜花酱料?我怎么从来没有吃过,梦里的种种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包括酱料的味道。

我心里有些空荡,随即便又躺了下来。只当这是一场最真实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