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高中生活很多年了,许多形形色色的人和事在脑子里挥之不去。

今天我在新闻里偶然看见在抗疫前线的女护士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吃着东拼西凑的盒饭,对着镜头露出天使般的笑颜的时候,我的记忆里不知怎地,出现了当时班级里一个高高瘦瘦的女生的影子。

或许是因为她们的笑容都很甜,很有感染力,我的心里才有了这莫名的熟悉;也或许是他们的的眉眼里都透露着一丝不屈,让我的心里也荡起了异样的涟漪……

说起那个女孩子,其实我们两个人的交情并不是很深,回忆里我们说过的话似乎不超过10句。也许她早已经忘记我,可是她却不自知地在我的记忆里刻下了深深的印记。

我清楚的记得她是个高个子的女孩儿,戴着方框眼镜。脸颊的两边布满了大大小小、坑坑洼洼的青春痘。不过让人羡慕的是她的嘴角两边有各有一个浅浅的小酒窝,笑的时候就会凹进去,给人一种甜美的感觉。

当然,这并不是刚和她分到一个班时,我注意到的。刚分班的时候,我甚至没有留意到这个女生,因为她个子很高,所以被安排在最后排的角落,而我是班里有名的小矮子,自然不可能和她有什么接触。

我关注到她是在我被选为生活委员的那一天。正好,那天学校下达了一个通知,让各班生活委员负责收集好本班要申报学校家庭贫困生补助的名单。

通知下达后的一连好几天,都没有人来申报,就在我以为没有人申报的时候,这个女孩突然出现在我面前。

她的脸颊微微泛红,手指放在衣角不安地搓捻着。我一抬头,便看见了他淡淡的酒窝。

我看出了她有一些紧张。于是我便主动打开话匣:"你是来填申报单的嘛?"

"嗯……".她低着头不好意思地回应着。

在递给她单子的时候我的心里也产生了一丝怜悯之情。因为学校的补助金其实并不多并且申请手续也很繁琐,如果不是家里经济异常困难,应该是不会申请的。

接过单子后,她不经意地勾起甜甜的酒窝,像我怯怯地道了声谢谢。我心里对她的印象顿时就变了。

补助金事件过去后,因为对这个女生有印象,所以坐在教室的时候,我经常不由自主地朝那个角落瞥去。

意外地发现,她总是倚靠在桌边,面朝窗户,闭着眼睛,享受着洒在脸上的暖阳。教室里的追逐打闹、吵闹喧嚣似乎都无法把她从她自己美妙的世界中拉出来。阳光下,她的酒窝特别明显,好像一切的悲伤都可以在阳光下被酒窝给吞噬一样。

这样一个表面上如此乐观美好的女生究竟有什么样的故事呢?

那时我也经常在食堂碰到她,她总是像在教室一样,一个人选择靠在床边的位置,不紧不慢地吃着饭菜。

当然,这不是最让我留意的事情。最让我震惊的是每天中午和晚上她都只向食堂阿姨点一盘菜,而且是最便宜的素菜。

我想任谁看到这一幕,心里都会不由生出怜悯吧!高中生每天要面对数不胜数的考试和堆积如山的作业,如果连最基本的温饱都解决不了那又怎么可以好好学习呢?

所以那个中午,我身为生活委员的责任感一下子被激发了。我偷偷把她叫到角落,旁敲侧击地询问她是否需要我们的帮助。她则埋着头,笑着对我说:“没事,这是我的生活习惯而已……”

我再三询问,她再三推搡。无奈,我也只能不了了之。

渐渐地,生活恢复如常。我也慢慢地尝试着不去在意那个女生。

后来,我们学校有一个成绩很好学长因为白血病住了院,但是他们家的经济条件实在无法负担治疗费用。这件事轰动了整个学校,校领导亲自到各个班鼓动大家踊跃捐款。

身为生活委员,自然又担当起了收钱大任。其实捐款这种活动,从小到大数不胜数。大家似乎都在心里设下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不是10元就是20元。再多一点就是50元。

班里的同学陆陆续续地都拿着零散的钱放入捐款箱里,登记好名字离开。不得不说,就像机器人在完成刚设定好的程序一样。

不知为何,我的眼睛飘向了角落。看到那个女孩儿正若有所思地坐在椅子上一动也不动。我想:“她连自己都自顾不暇了,怎么可能还有闲钱捐款呢?”

差不多整理好名单后,我刚准备去吃饭。之间一张紧张而又甜美的笑颜出现在我面前。还没等我说话,桌上就是整整齐齐的300块钱。

“这是我的捐款。”她不好意思地说着。

此时的我头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停顿了半天,我憋出了一句:“没关系,捐款量力而行就好了,你是不是……”

“这是我从平常的饭钱里省下来的。能用来治病挺好的!”

她的话让我的心里像有一股暖流一样流过,温暖安心。我没有再说什么劝她的话。

看着她带着甜甜的笑容把钱放进捐款箱的时候,我觉得她大概是把真心和祝福也放进去了……

毕业真的很久了,很多事情回忆起来也只是模模糊糊的轮廓。但那个角落里笑得很甜的女孩儿却一直在我心里挥之不去。

很多时候,我们总以为生活对我们太过苛刻,其实只是我们的心太过狭窄。

哪怕生活在角落也有阳光,又何必在乎那微弱的黑暗呢?

谢谢你,那个笑得很甜的女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