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的昨天,我结束了中学时代最后一场考试。

和所有高三学生一样,早在省考之前就幻想了无数种高考结束的疯狂,英语考试结束的那一声铃声,就像是一切自由开始的发令枪。但是记忆里,走出考场的天空依然是夏季傍晚有些暧昧的颜色,校门口的烤肠依然很受欢迎,我没遇到相熟的同学独自走在回家路上,只是回头多看了一眼学校,心里默默道了声再见。

父母正常时间回到了家,没有问我考试情况,可能是想让我好好放松一下。我躺在床上,依然没邀约的电话,甚至没接到等待了很久的回电。没有疯狂,没有煽情,也没有歇斯底里,仿佛这场考试和平常的月考没什么区别。

我收起手机,蹲坐在地板上,开始整理起散在角落和书桌上的练习题。

我成绩中上游,不是聪明的学生,有的只是躲在众人背后偷偷用功的勤奋。我有不少各科归纳笔记,甚至也会偷偷去买很多知名的辅导教材,但是常常只能和人用“都怪自己没努力”来调侃自己的成绩。

我的字不好看,但是依旧热衷记笔记,试卷和书本上花花绿绿各种颜色的批注和记号。

即便到了高三,听课到烦闷的时候,传纸条这个游戏依然有意思。随堂笔记本上总有几页是和同桌聊天的八卦。

莫名其妙的涂鸦,鸡汤般的励志名言,喜欢的男生的名字,这些都会突然出现在这份或那份习题上。

我把它们一本本放进箱子,又小心翼翼抽出几本来藏在书架最上层。

后来的我回家的时间也就冬夏两季,再后来几乎一年只有春节七天了。我偶尔会架起梯子,去够那些被我藏起来的习题册,一遍遍的回忆起高中的我和我们。

我不说感谢那时的我,我要说感谢那段时光。

高中三年,十七八岁的我们都是为了同一场考试去拼搏,但是彼此坦诚,这种时光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只此一次。

好好去珍藏你的年少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