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初的缘起皆是因为大学选修的摄影课上的几张图片,这些定格的画面怎么能那么美!后来兴许是因为一时的兴起,到最后则是因为一时的可笑决心。省吃俭用,凑了许久,学生嘛本来能供使用的个人金钱就不多。离目标还差三分之一,按耐不住,厚着脸皮打电话给阿姐。“我有样很喜欢很喜欢的东西,我想要,但是很贵,虽然我已经攒了三分之二了……”“很喜欢吗?”“很喜欢!”

郑重其事地点开购物车,仿佛正在完成一件了不得的大事,看着支付完成的界面,内心突有一种怅然若失,但更多的却是满心期待与欢喜。至那以后,每天盯着手机,生怕错过每一个来电,其实真正怕的,只是怕错过告诉我“她”来了的那通电话,是的,我用了“她”,因为于我而言,她已经不再是一样冰冷的机器,她更像是我的朋友和伙伴。

就这样在满心期盼中过了几日,终于,她到了,我像迎接一个情人般地飞速下楼,以至于到楼下时因为跑太快而脸色胀红。我小心翼翼地捧着她上楼、用钥匙开门,生怕稍有不慎,磕着碰着便弄伤了她。轻轻地放到床上,小心翼翼地用刀划开快递纸盒,经过一层层拆封,终于她真真正正地出现在我眼前,如梦里一般模样。把玩了一会儿,我开始认真地浏览说明书,毕竟我要认识她的全部。恰巧窗外的阳光透了进来,暖暖的穿过被风掀起一角的窗帘,绿萝也在那和风中飘荡着,一如幻想过无数次的场景一般,我拿起她,按下她身上的那个小键,虽然是以一个完全门外汉的姿势。东西出来很美,至少我这么觉得,因为毕竟是我俩的第一次合作,我很喜欢。

我认真的看书学习练习,希望能尽快地去认知她,但总是自己瞎练着,自己摸索,重复着“拍、删”的过程,日渐乏味,可笑决心的来源便是于此了。一天阿姐来看我,玩闹许久后,“用它给我拍张照吧。”阿姐如是说到,本想因为技艺不精为由推辞了去,但她异常期待的眼神让我不自觉地点了点头。还是那个布满绿萝的窗台,还是那微醺暖阳,只不过这景中多了阿姐。我按照学的那样找光线、找角度、找景别,拍了几张,但都自我感觉不太好,阿姐催促着想看看,我说不好看,她说:“没事的,随便拍拍,画面清晰就行了。”本着画面清晰的原则我逐渐放松下来,在按照心里的感觉拍了几张后,献宝似的拿给她看,她惊喜的说:“一会儿发给我吧,我觉得很棒。”这是第一次来自别人的赞美肯定,我兴奋异常,那天下午一股脑给阿姐拍了很多张,现在想起每拍一张就拿去给她过目,然后开心地接受她的赞美,那天下午的阳光是我见过最美最温暖的光。

后来我带着她走过了很多很多的地方,拍过很多很多的绿色,也感受过很多很多的阳光,温柔含蓄的、热情似火的、羞涩躲藏的,我依旧觉得那天下午的绿萝和阳光最美,最好看。后来某一天,突然在阿姐的相册里发现了那张照片。“你竟然还把它洗出来了?可是这也太丑了吧!”“确实很丑。”“那你当时还说好看,现在还把她洗出来?”“因为我天生丽质足以弥补你的技术差劲。”“少来,快拿出来,万一别人翻到,多丢人。”“就让它保存下来吧,毕竟,是你的第一次。”

我的故事没有很励志,也很平凡,但是是我的第一次,我很小心珍藏,拿出来与你分享,是希望,你以后也能有喜欢的东西,没必要痴迷,喜爱便好;没必要着魔,开心便好;没必要做到最好,尽力便好。最后愿你也能够遇到那个鼓励你、认可你的人,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