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突然火起来一个新词,叫“副业刚需”,在这个物欲横流的花花世界,经济形势不太乐观的大环境下,好像大家突然开始意识到一个问题,多种渠道的经济来源才能跟上物价上涨的速度,多赚钱才能有更多选择,包括今天晚餐能否加一斤排骨。诚如大家所说,搞副业是“30岁年轻人改有的直觉”。

和副业刚需刚对的就是主业满足,这一满足包括物质满足和价值认同。如果你的正职工作能给你带来足够的经济收入和个人成长,那副业刚需就成了一个路人词了。可偏偏现实弄人,大部分人都是在一边妥协一边挣扎,既没勇气和操蛋的工作说再见,也没足够多的资本去追求真正的自我,于是便有了副业,而随着对生活狰狞的逐渐认识,大家对副业的需求由小试牛刀演变成了生活刚需。

同事老胡,下班时间跑滴滴赚个外快;95后实习生蕾蕾,一边代购一边搞直播,用一个月的副业收入报了个班,闲暇去学了做点心;会计小张一下班几乎不参加部门活动,一头扎进书堆里备考ACCA……彷佛一时间周围的每个向上青年都有了副业,其实细细想来,爱与生活较劲的人好像从没停止奔跑。

愚钝如我,18年毕业后进了一家互联网公司做运营,老板苛刻,甲方无理,总是在无数次想拍桌子辞职的时候,默默宽慰自己“退一步海阔天宽”。只能闲暇码字,兼职教师,勉强不算荒废了四年大学所学。一进公司就和同组的小姐妹合租,搬到了公司附近。下班回家路程10分钟,最大限度保证每天下班的时间是属于自己的。一周四节课,每节小时,给一个初中孩子教作文,线上授课。刚合租的时候室友问我,你很缺钱吗,怎么一下班又搞起来兼职?我笑了,谁不缺钱呢!嘴上就这么应和着,当然赚钱是一方面,毕竟一个月的课时费就能抵房租了。另一面,我有自己的打算。教课一年,课余时间自考了初中语文教师资格证,最近刚报名了教委的教师招聘考试。如果能如愿上岸,就能成为一名老师,摆脱目前的社畜生活。

其实生活中,不少人问过我,你做兼职能赚多少钱?其实搞副业,并不是你想象的直奔钱。与我而言,这份兼职教师的工作给了我更多的尊重和价值认同,更是我发展计划的planB。不管收入多少,最起码能让我不至于陷入自我怀疑和自我恐慌的怪圈,能让我告别上班期间“哪里需要哪里班”的手足无措,在一份新的工作中游刃有余、进退由我。我如此,生活中的大多数也是,副业更多是对当下生活的疏解和自我变革。

这个时代,表面上看起来岁月静好,其实波涛暗涌,大江奔流。每个人都在努力踮起脚尖,想要站上潮头,生怕错过了就再也赶不上了。前有“斜杠青年”,今天有”副业刚需“,越来越多的名词企图加在这批年轻人身上,企图塑造一批跑步进去三十岁的焦虑青年。我看到的,都是大家努力求变、求新、求发展的轨迹。那些下班专心搞副业的年轻人,其实也并不缺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