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抵,我们大多数人都一样,小时候一直都忙着听话,长大后一直忙着懂事,却忘记追逐本心,真正“叛逆”一次。

平心而论地讲,二十岁前的我一直是一个很乖很“听话”的小女孩,尽管内心像是不断重复播放着一万集恶作剧的整蛊片段,严肃的家庭氛围和在外公外婆身边长大,缺乏欢笑的童年仍让自己将“叛逆”这个内心剑拔弩张的小恶魔一步推到心底最安全的位置,努力扮演着那个学习上按部就班,生活中从来都不”叛逆”的普通小孩。然而,平淡的生活中,自己也常常看到“恶魔”的爪牙。

第一次的“叛逆”是寂静无声的,那日十多岁的我和七八岁的表弟如同往日嬉戏打闹,由于自己该死的胜负欲,和表弟之间因为一张玩具卡扭打在一起,彼此互不相让,最终,外公将这次争斗裁决为我的过错,仅仅因为作为一个更大的孩子,“听话”才是被大人喜欢的方式。我狠狠地关上门,默默听着门外外公对着回家的表弟说,“你一定要比她学习更努力,不要像她一样”,委屈地哭了,然后内心暗暗发誓,要比他更厉害。那句话一直深深地印在脑海里,在每一个苦读求学的夜里,真实地陪伴自己一步步度过。

第二次,“叛逆”慢慢在我眼前露出了它的小半躯干,相比过去的沉默,它开始渐渐苏醒和活跃,张牙舞爪,差点要毁掉年轻的自己。大学五年的时光对于自己来说,更多是苦涩的,如同大多数怀春少女一样,自己疯狂又热烈地爱上了那个少年,同班的五年里,我有了很多不同于普通少女的“疯狂”举动,第一次给一个人写情书,第一次经历了除了爱情之外空无一物的人生,第一次疯狂地追求一个人,第一次因为他荒废学业,第一次不停地对一个人说自己喜欢他,遗憾的是,他终究没有爱过我,那段时光除了承载了我人生的诸多第一次之外,剩下的内容,便是不停地争吵,不停地喋喋不休,和不知道多少公升的眼泪。我仍然记得那个大三的暑假夏日,我们又一次因为一件小事争吵了,叮咚,“你永远记得我不是你同学”,手机屏幕上划过这样一句话,我关了机,第一次痛哭了一个晚上,然后,删掉他的微信,那句没有回他的“我就是要和你当同学”我用了一年的行动说出来。大四的一年里,一向在他面前叽叽喳喳的我选择了静音,无视他的存在,去考了他当年很想考的学校,拼命去捡起那些丢了很多年的专业知识,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每天去自习室,一个人晚上看完书回住处,一个人学会收拾行李远行,一个人在陌生的地方重新开始,那句没有跟他说出的狠话,让我毕业前那一年拼命努力去了他曾经想去的地方,却换来他落榜的消息,人总是要为自己的叛逆付出沉重代价,明明拥有无限可能的青春年华,却被自己一点点捻成碎渣。

真正地读懂“叛逆”,大概是在进入研究生之后,何为“叛逆”,于我而言,绝非青春期的抽烟打架,也非大学生涯浪费的青春年华,而是内心对于目标的坚持,哪怕全世界与你为敌,仍然追随本心,追逐梦想的执拗。去了那个爱了五年的他家在的城市念书之后,内心准备了整整半年去和他告别,研一那年一次简单的午饭过后,我开始漫长的改变旅途。抱着“就是要做出一点成绩不能让他看扁”的心态,开始一点点积极努力的改变,过去那个浮躁的自己开始学会静下来体味阅读的乐趣,读书,写字,认真完成作业,每日听着图书馆的闭馆背景音乐,踏着月色开心回宿舍的时候,告诉自己今天又是认真度过的一天;生活作息也一点点地改变,过去那个夜里三四点睡的夜猫子开始早睡早起,每日早起跑完步后看到日出的时候充满了仪式感,不再在难过的时候暴饮暴食,规律的饮食让我学会了“自律让人自由”;那个过去一直依靠他的小女孩,在面对事情时一改往日消极逃避的心态,在学习之余积极拓展自己的兴趣圈,不断向自己的方向努力,不断结交更多的朋友,不再喋喋不休抱怨他的“无情”,努力修炼自己的精彩。后来,当我和他能够心平气和地像个朋友一样聊天,开心地对他说离开他之后我真的找到自己了,我们都对彼此发自内心地笑了。“叛逆”从来都不是最致命的,最致命的是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改变,慢慢地,一辈子就过去了,自己一直都原地踏步着。

而今,我仍然“叛逆”,面临明年毕业的严峻就业局势,毅然决定放弃学习多年的传统专业,加入转行互联网的茫茫路途,不管如何艰难,总要相信,如果路是对的,哪怕歪歪扭扭,仍然是在一直前进着,面对家人的不理解,我也该学会自己承担,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要从天黑走到天亮。每个人,都该从“无脑”叛逆,到一步步主动扛起责任,学会收拾“叛逆”二字的残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