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见到他是在拥挤的公交车上,当时我背着一个硕大的书包拼命往车厢后面挤寻找可以倚靠的地方。“同学你坐这里来吧。”只感觉背上重量一轻我连人带包被按到了一个座位上,刚想脱口说声谢谢就不见了人影,只留下一个白色的背影。同行的闺蜜告诉我那是她们班班草,成绩好,又帅,完美人设啊!当时我嘲笑她花痴一个,还说给她一个和班草说话的机会,替我转达我的谢意。

高中的生活紧张枯燥,偶尔见到闺蜜想问下她有没有替我谢谢人家,但基于小女孩的矜持最终没有问出口。然而在文理分班的那个元旦节,正忙着贴气球的我听到门口有人叫我,一转眼发现是个干干净净高高帅帅的男生。"你好,我叫某某,这是送你的元旦贺卡,祝你元旦快乐!""这不是那位班草吗?"我脸一红,"难不成我要收到情书了吗?"他笑着走了,我偷偷找到了一个角落打开一看,上面只有一行字"bestwishforyou!"落款是我闺蜜的名字。借着看他们班元旦晚会的名义,我去找闺蜜,闺蜜告诉我那是他自告奋勇去送的,末了还给了我一个"你懂的"眼神。

那是个被周杰伦,张韶涵“统治”的时代,学校广播每天循环播放他们当时的热门歌曲,我们抽屉里藏着他们各种专辑、写真。青春懵懂的年纪,似乎有个叫“爱情”的东西在偷偷萌芽。我开始关注这位爱穿白色衣服的男生,心里脑补了一万遍他要是向我表白我是答应还是不答应……甚至专门买了个带锁的笔记本,里面记录着内心的悸动和憧憬。

班里换座位的时候我特意选靠走廊窗户的位置,因为他每天都会从那走到他的班级。我从来不敢抬头看他,却老用眼角的余光瞄着他白色衣角,我会刻意多去几次卫生间因为要通过他们班后门,他就坐在最后一排那个位置……他篮球打的很好,因为长的帅成绩好,篮球比赛的时候球场旁边围着一圈他的迷妹们。那时候的我胆小自卑,不曾向任何人表露我的内心包括最好的朋友,所有的小心思都锁在那本小小的日记里。每天都能从各种渠道听到他的消息,都不用刻意打听,他早就成了青春期少女们睡前座谈会的主角。

在那个下晚自习回宿舍都要男女分边走的高中时代,天天站在操场的教导主任成了学校那些"痴男怨女"最大的"障碍"。最终我并没有等到期待的情书,高中生活过的太快了,很快大家都被即将到来的高考占据了所有的时间,打电筒做完型填空替代了夜谈,操场的篮球架早就不属于高三的我们了。我依然会在他路过窗口的时候偷偷看他,依然会在日记里记下他的点点滴滴,依然幻想和他上同一所大学……

那个高考完的夏天注定了离别,我再没有遇到过他,心里默念了无数遍的电话号码最终没有拨出。我们去到了不同的城市各自开始新的人生,也许这才是青春最美的样子吧,为了喜欢的人努力变成了自己喜欢的样子。那个喜欢穿白色衣服的男孩感谢你明媚了我的整个青春,天涯海角愿你从此幸福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