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看到一句话,是哲学家罗兰夫人说的:认识的人越多,就越喜欢狗。也经常在网上看到各种这样猫咪狗狗的照片,那种萌兮兮的眼神,真的会瞬间把你的心融化掉。每次看到这些小精灵,心里就会有一股暖意在漾开,那一个个陪伴过我的小身影就会浮现在我的脑海,再回过神来的时候,心里有一种感觉,不可名状,不知道是那种怅然若失的淡淡忧伤,还是曾经拥有过的感恩庆幸。

我的养狗史和我的年龄差不多。打出生时开始,我的身边就有一只叫做“沙皮仔”的黄色杂种沙皮狗,它真的特别温顺,也特别的有灵性。狗狗是特别有灵性的一种生物,我一直这么觉得。沙皮仔和我们家里的每一个人都相处得特别好,我的妈妈是很害怕狗这些动物的,在遇到沙皮仔之前,在街上看见她都会远远避开,妈妈说沙皮仔很乖,一见到她不叫也不闹,只是探头探脑地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她,见多了,沙皮仔就时不时会走过来,用脑袋轻轻地蹭一下妈妈。也许动物和人之间,真的有这么一种神奇的沟通纽带,是治愈的。妈妈之后也不怕狗了,还能和沙皮仔打成一片呢。

沙皮仔是我童年回忆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因为小时候爸爸还是在家里工作的,所以我不用被送去姑妈家,在家的时间比较多,家里没有其他孩子,没有小伙伴的我,在一起玩得最多的就是沙皮仔了。那个时候,没有玩具,就偷偷把吃果冻留下来的小塑料杯攒起来洗干净,天气好好的时候我就在天台的凉棚下面准备“水壶”“水杯”,做一个冷饮店老板,是沙皮仔,让我这自娱自乐的小游戏变得趣味满满。上幼儿园回到家,迎接我的总是沙皮仔,我在前面屁颠屁颠地跑,它就在后面屁颠屁颠地跟着我,乐此不疲,现在想来,有点想笑但是又特别想再来一次。

沙皮仔其实也不简单。那时候家附近有一片荒地,那里就是沙皮仔“御用”WC啦。沙皮仔要去的时候,它就会叫两声,跑到门边示意,打开门它一溜烟就跑了。回来的时候你不用给它开门的,它会又叫两声,两脚竖起来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用爪子来开门。特别可爱也特别厉害。

记得我上一年级的时候,沙皮仔有小宝宝了。大大肚子的它,有点笨拙。它分娩的时候,爸爸不在家,妈妈睡觉去了,我就在客厅看电视。平时沙皮仔都会和我一起看的,都是这次它在它的地盘不出来,我觉得奇怪了,就过去看看。只见沙皮仔身边多了一只小狗,湿漉漉的,当时只觉得好玩。后来发现又多了第二个,我就抱着出去看电视了。隔一段时间我就去看看沙皮仔,手里的小狗就换了一只。当时年纪小,也不知道这是在生狗狗,只觉得沙皮仔好神奇,有魔法一样可以变出好多狗宝宝来。妈妈醒了发现后惊喜地打电话给爸爸,之后就是天天家里一堆小狗活蹦乱跳的场景。

告别还是会来。那是傍晚的时候,沙皮仔从外面回来就不怎么动了,我以为它玩累了,也就没有多在意。到了晚上八点多,爸爸伯伯们都来了,那时候沙皮仔已经动不了了,口吐白沫。爸爸说应该是吃了有老鼠药的东西,中毒了。它还是一如既往地平静,就这样安静地看着我们每一个人,爸爸说,这就如当初它刚来到我们家一样。妈妈把我拉上楼,爸爸他们就把沙皮仔拿去埋葬了。那个晚上我和妈妈两个人抱在一起神经兮兮地哭了好久,一边哭一边说着沙皮仔和我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那个时候,我好像隐隐约约懂得了什么。

现在回想,我觉得沙皮仔带给我的,不仅仅是陪伴,不仅仅是回忆。是一份真挚的感情,也无形中教会了我,什么是安然,什么是真诚,什么是爱。其实,沙皮仔和我养过的每一个狗狗一样,都是那么纯洁美好,耿直率真。我爱它们,我知道,它们也在爱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