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你们家在你的成长道路上采取的是什么教育政策,反正我们家采取的全自助放养政策。对于我在学校里的任何事情,我妈一贯采取的都是你自己做主就好了的态度,慢慢的,我几乎可以决定自己的任何事情。

从初中我就开始了我的住宿生涯,十几年的集体生活对我来说犹如家常便饭,因此我是很难想象为什么有人会不能在宿舍过活的,当然不能想象不代表不能理解,毕竟家里近父母宠也是天生优势。初中算起来是幸福的,因为我的室友们都是我的小学同学或者老乡,啊,忘了说,我去了还算远的初中上学,坐班车最快也要将近两个小时。但是那时候正值十四五的顽皮孩子,想着有朋友在便可以肆意挥洒青春,但其实哪有那么容易,人生地不熟的,你不能太猖狂不能太冒尖不能太妄自菲薄。低调一点这就是你唯一可以做的,这就是我在初中有略微自卑的原因,因为太想融入他们了,以至于都快忘了原本的自己。

高中是我读书生涯最孤独的一段时光,我考去另一个地方的高中读书,在那所高中里,我只认识一个跟我一起考过去的同班同学,但是毕竟我们不是一个班,而且他是男孩,所以算起来在那里我真的是举目无亲啊。印象最深刻两件事,一件是有关搭车的,一件是有关周末的。我是路痴,还是那种看导航都分不清左右的路痴,除了第一次跟家人踩了一下点,其实并不很熟悉去学校的路线。那天下着雨有点冷,我抱着一个小桌子提着一些行李撑着伞去等公交车,我在我以为的起点站等了半个小时后,决定另辟蹊径去外面探探路,在路人的帮助下我终于看到公交车的身影,眼看就要跟我错过了,我着急忙慌的拦下车,司机一边斥责我不可以在路中间拦公交,一边教育我要怎么搭公交在哪搭公交。你们可能永远不懂我的无助和庆幸,但是还好我终于知道了去学校的路,我也终于学会如何搭公交。

至于周末是怎么回事儿呢,高二文理分科后我的室友们因为家里离得近每周都回家,但是我家里远回去麻烦再者也浪费车费,因此我一般一个月回去一次。每个周末我几乎都是自己待着的,宿舍教室餐厅,我不逛街也不去找同学,曾经打电话回去跟我妈哭着说想回家,也曾经大半夜被胃痛疼醒然后自己爬起来边喝水边感叹,更甚是自己在空荡荡的教室独自学习,去只有老板的饭馆吃饭,在只有自己的宿舍休息,但那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一切都过去了。

怎么说呢,其实对现在的我来说是一个很轻松的回忆,但是对那时候的自己来说其实很艰难很痛苦,那种无措和失落就像一团火焰炙烤着我幼小的世界,但是还好,因为这些,现在的我可以更加从容的跟自己相处,可以更加明白真正的自己,在这个成长道路上,我看到那个渺小的自己慢慢挺起胸膛,并笑着对我说她可以。

你以为的苦难,在当时于你而言或许犹如灭顶之灾,但是当你熬过去了,一切都显得微不足道,那些没有击垮你的,最终都将成为你的财富陪伴着你,然后时刻告诉你,你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