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被触动记忆,往往都是被你的感官引发。就像是夏天的早晨里,它所拥有的独特气息,每每都能触碰到我的记忆点。我无法形容那是怎样的一种味道,不是很好闻,明明感觉到很闷热,可是记忆中却带着一丝丝凉意。或许是因为记忆中,所有离开都在夏天。 

 第一次有这种感觉,是在大学毕业的那一年。答辩聚餐之后,我们都要离开学校,踏上归途。 

  我拎着我笨重的行李箱走出了宾馆,走向火车站。宾馆里的小伙伴还在被窝中,我没有叫醒她,没有跟她说再见。起床,洗漱,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开门走人,这整个过程我花了不到半个小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按照常理来说,此次一别,不是何时相见,应该彼此相拥道别,约定下次相见之时,但我就是不知为何,就像是往日寒暑假放假似的,抬腿就走。那天的早晨跟以往的夏天一样,闷热,火车站也依旧熙熙攘攘,来来往往的旅客,售卖早餐水果的小摊。不同是,这次我的身上还残留着一丝丝酒味,和带有轻微过敏,微红的肤色。这似乎是唯一的提醒,提醒我,昨晚我们是一起喝了道别酒。 

 上了火车,由于考虑到行李箱的重量,我谢绝了那个主动开口说帮助我的男孩。不过,它还是被列车乘务员以安全为由,放上了行李架。看着行李箱由两个乘务员一起抬上行李架,我对他们充满了歉意。其实,我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每次我的行李箱都会那么重,或许是我太贪心,想要带走的东西太多。 

  火车开动了,微信提示音响起,朋友发来微信说”你走的真快,快到我都来还不及睁眼看你“。我开玩笑的说”那是,我一向动作干净利落。昨晚喝的有点多,你再眯会,调好闹钟,别错过了上车时间”。朋友回复好的,随后有附带了一句“以后你还是少喝酒吧,就你那酒量,一杯倒,下次我在你边上,你才能喝,知道没,安全”。我笑了,回想起了昨晚的毕业聚餐。从未喝过酒的我,或许是因为气氛的渲染,只要过来敬酒,就来者不拒。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喝多少。聚餐结束之后,几个交情甚好的同学似乎觉得不尽兴,又默默地扛了一箱啤酒,相约来到了学校的操场上。我们没有聚坐在平日里的操场上,没有瘫坐在看台上,而是爬到了操场做中央的讲话台上,一个个瘫坐着拿着酒,聊了些什么?互相祝福还是回忆大学四年的时光,我记不得了,我只记得,那天夜空很美,操场很安静,明明依旧闷热,我们的声音却有些凉意。学校夜里都有保安巡逻,保安看了看我们,说了一句“差不多,就早点回去”。然后悠悠地走了,那是我们第一次觉得,咱们学校的保安真通情达理。那晚大家都喝高了,到最后除了看着彼此傻笑,还是傻笑。 

  野生作家大冰曾在书中写到:“缘深缘浅,缘聚缘散,惜缘随缘莫攀缘”。 

  毕业后的我,独自拎着行李箱来到杭州,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啥都没有想就只身前来,所幸我在这里遇见了我的高中同学。我们曾4个人挤在了一件小阁楼里面,一张床,一个床垫,2个衣柜,一张桌子,充实了房间的所有空间,每个月每个人不到两百的房租,很挤,我们却很乐呵,感情似乎也前所未有的深。后来小小的房间再也负荷不起了,于是我们搬到了隔壁小区,租下了一套四室一厅,开始了我们的新的生活,交了一群新的朋友。 

  那是一群“闹腾”的朋友,我们一起聚餐,一起K歌,一起逛街出游。但是每每回想起来,我们干的最多的竟然是“喝酒”。夏天的夜晚,总是避免不了,啤酒烧烤。我们经常聚在烟火缭绕的烧烤摊前,吃着烤串喝着酒,中途还伴随着各种助酒游戏,喝高是在所难免的,而我永远都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那一个,因为他们都知道我酒量差,所以都不会劝我酒。每次看着他们一个个酒后的模样,我都哭笑不得,恨不得醉的是自己。而当我真的喝醉了,也是我们最后一次在一起喝酒了。 

  那天意外地没有出去吃,而是选择了在家吃。约餐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只是普通的聚餐,跟以往一样。烧了一桌子的家常菜,抱了一箱啤酒,一切都很平常,跟以往一样,喝酒闲聊打趣,气氛一度高涨,让我不得不开始担心,隔壁邻居是否会过来敲门。可能是因为在自己家中,无所顾忌,每个人的酒便越喝越嗨。到后来,盘杯狼藉的桌上没有了酒,也没有了下酒菜。于是男生下楼去超市买酒,我去厨房看看是否还有剩余可做成菜的源料。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的我们,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话可以说,而且大部分还都是废话,但是大家却异常的开心,疯魔。从餐桌转战到房间,每个人都自觉地寻找一个自己舒服的地方窝着,床上,地上,沙发上,坐着的,躺着的,抱着娃娃的,楼着抱枕的,靠在狗狗上的,每个人的边上放着自己的酒,一口接一口,直到喝到大伙仅存一丝“今晚睡在哪里”的意识,晃悠悠去自己地床位才结束。那次喝完之后,便再也没有聚过,为什么?因为各自的工作原因,陆续地搬离了这个地方,然而谁都没有打招呼,群里也不再有聚餐地信息,以至于到现在,我们谁都找不到了那个当初吵闹的群。 

  人活世间,一生中都会遇见很多人,因缘相聚,因缘尽走散。我不曾为他们的离去而忧伤,但回忆起,总会为不曾与他们好好道别而遗憾。大学毕业时,是因为自己内心地害怕,自我暗示着,不去道别,我们就不算真正分开,就像是每次放假一样,开学之后我们又会再见面地。但是事实上,毕业之后我们都没有再见过彼此,曾经约过,却总对不上时间,后来彼此之间就多了一份“不再提起”的默契。而工作之后,身边人的离开更是平常,一起蜗居,一起度过3年春秋岁月的小伙伴,曾以为会一直这么下去的我们,也会在某个时刻,一个个搬走,以为都在同一座城市,以为多年的感情,就算分开,我们也会经常相聚。可现实告诉我们,分开之后的相聚,遥遥无期,我们又有多久没有聚了呢?各自都有了各自的生活吧! 

  拿起了身边的酒,独自抿了一口,我还是那个酒量不好的姑娘,身边却不再有你们这群“酒友”,离开之后,我习惯性地给自己备点酒在家,因为独自一个人时候,闻着酒香,就会想起我们那时在一起撒欢的场景,傻傻的笑容,醉后的豪言壮语,这些都将是我一生珍贵的“藏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