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本姓王,王家父母因为大儿子闯祸,听说是杀了人,所以为了不连累小米,就把小儿子小米送给了田家人,田家人有个儿子夭折了,还有个女儿,就把小米收了做儿子。

我就是那女儿。

第一眼见到小米,他只有3岁,当然我也只有8岁,小米笑得挺甜的,瘦瘦小小,略微带点腼腆。

当他看向我,发现我正一脸严肃地打量着他时,他的笑脸就突然变成了一脸疑惑的皱眉脸,这突然的表情转换,有一种很滑稽的感觉,于是我就笑了,他也笑起来,我妈说他以后就是你弟弟了,我哥在我3岁时候死了,一直带我玩儿,我就想着我妈这意思大概是要我带着这小孩玩儿吧,于是我就带着小米去溪边捉螃蟹,小米就这样成了我的弟弟。

第一天晚上小米玩累了,很早就睡了,第二天清晨我正迷惑着呢,听见小孩哭,原来是小米找他娘,“娘,呜呜呜,娘,呜呜呜”,我把小米带到我娘床边,对着小米指指我娘,我说“小米啊,你亲娘不要你了,这才是你的娘,叫她娘呀”,小米哭得更凄惨了,就这样至少一个星期吧,小米接受了他娘不要他了的事实,他不再找娘了,也不再笑了。

时间过得很快,眨眼小米9岁了上小学2年级,小米和我娘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有一天小米偷了我娘的钱,我娘把这事告诉了我爹,我爹把他揍了一顿,小米并不讨厌我爹,他看我娘的眼神带上了一些不屑,我一直很纳闷他为什么不讨厌我爹呢?直到有一次我见到我爹偷偷塞钱给小米,这事儿也让我和小米产生了距离,当然原本也并不亲密,小米和谁都不亲密,他对我娘的不屑,让我觉得他其实也对我很不屑,可能就是女人的直觉吧,我感到小米对所有女人都非常不屑和轻蔑,后来发生的事确实证明了这一点。

在小米16岁的时候,王家父母曾经来找过小米,想让小米去他们家学手艺,王家是做泥工的,我爹觉得不错,王家父母让小米做学徒工作赚钱孝敬我父母,被小米拒绝了,即使小米得知父母送走他是有原因的,他还是拒绝了,王妈妈哭了,小米厌恶地看了她一眼,一言不发。再后来,小米在建筑工地搬砖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工友的女儿,那女儿看上小米了,小米长得还行、干活也卖力,小米对她很冷淡甚至言语上有些刻薄挖苦,女孩儿受了委屈,就找爹哭诉,那爹就和小米打了起来,另一个暗恋女孩儿的小伙也加入了争斗,小米慌乱中拿起一把铁铲双手乱挥,啪叽打上了那小伙的脸,那小伙一个趔趄后脑勺插进了一根钢管里,那钢管从脸上穿出去,当场就死了,一片混乱。小米被抓入狱了,小米的父母赔了好多钱。

我娘不让我和我爹再与小米来往,我娘从此坚信王家人都是魔鬼,两个儿子都是杀人犯,她十二万分后悔当初收养了小米。而我也十分地不解,那个笑笑的小男孩,为什么就变成了如今这个杀人犯了呢?我知道小米厌恶女人,我一直以为是因为他父母抛弃了他,我以为他总有一天会解开这个心结,所以在他刻薄挖苦女人的时候,我都会默默为他开解,我总是对别人说小米不是这样的人,如今我什么也说不了了。

难道是我错了嘛?无数个白天夜晚的时光,我问自己,如果小米没有被父母抛弃,小米是否不会变成这样呢?后来我发现他哥哥的杀人,一样会让他得到异样的眼光,我完全无法肯定小米会长成什么样,我怎么会知道呢?

再后来,我也接受了我娘的想法,王家人确实有某种问题。我不再纠结为什么了,我只与那些亲戚都没有大问题的人来往,这是我唯一能做到的,安全第一。只是小米那张笑笑的脸,总是浮现在我眼前,往事都随风而去了,只有那张小小的笑脸永远留在了我的记忆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