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冬今日!

一如既往的赶地铁上班,和小伙伴在地铁上说今天早餐吃碗热干面吧,天天吃青菜包也要换一下才能继续坚持对它的热爱呀。出了地铁,常青麦香园排队,热干面取到,加醋加辣,一窝搅拌,提起走人,看一眼手机,还来得及赶到科室换白大褂交个班。

一路畅行,临至医院门口,被一对老夫妇拦下。那位婆婆说把我的热干面给她爹爹吧,他很饿,我望向那位爹爹,背着斜挎帆布包,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正向我投来求助的眼神。短短询问,说爹爹是搞绿化的,今早出来找工作没找到,现在爹爹很饿,可不可以把我的热干面给他或给他几块钱。不知道为什么当我一听到钱的字眼,可能是受骗太多次了吧,同情心不再那么容易泛滥了。而且我当时心想手上没现钱,只有手机,怎么给他们钱。我就莫名情绪上涌,难以名状,周围都是端着早餐行步匆匆的人,边上还有一些人说这对夫妇不找别人就找这个年轻的小姑娘,零零碎碎,总之我拒绝他们走了。结果一路小奔,思绪捣乱,科室交班还是没赶到。和小伙伴说了个大概,感觉还是不好,又有点莫名的内疚与害怕,叫上另一个小伙伴就又下去找那对老夫妇,结果路上一个人也没有,包子铺和常青麦香园看了也没有。哎,他们随着早高峰的人流散去也不见了。

回到科室,面已经坨了一半,随便扒拉一口,就开始主任查房了,一圈新病人查下来,快十点了,浇点热水,吃了几口也吃不下去了。接着就是陆陆续续的日常工作。

心情很不好,或者说很复杂。我突然在想我为什么今天早餐就要吃热干面,像往常一样吃喜欢的青菜包就好了,这样可能就不会有这出事了。为什么那对老夫妇一定就会拦住我,我周围都是端着早餐跟我一样往医院赶点的人啊,老的少的,男的女的,美的丑的,怎么就拦住我了呢?更烦的是我干嘛不把那份热干面给他们算了,少吃一顿又不会死,也不用再下去找他们,结果还是没吃到这份热干面。或者说就算我手上没现钱,不想把热干面给他们,用手机再给他们买一份就好了呗。也许他们真的是犹豫了好久才敢张开口向陌生人要一份早餐的,也许他们真的是踌躇了好久觉得找一个相对年轻的女性帮忙会成功率大一点的。也许他们真的是外出找工作又没有找到,现在是真的太饿了,甚至这位爹爹有胃病不能再饿了,因为婆婆只是在帮爹爹要早餐并没有连带自己呀。可是呀,可是呀,我让他们失望了。

发生在医院门口,发生在我的身上,真的还是挺难受的,我这一天浑身都不得劲儿。我真的冷漠了好多呀,这么多年的摔摔打打,那份对陌生人的温情,信任,善良,那份赤子之心真的所剩不多了呀。我一直都以为自己还是保留着的,果然还是太高估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