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想到的最完美的爱情是什么?

是像张曼玉说的那种还没有爱够,就戛然而止了的爱情?还是高晓松眼中,相互的独立的爱情?亦或是张小娴书里的那种,我不能喊出你的名字,那仅仅是我爱着的人心中的一个暂时的梦……曾经相遇,至今却只能用来回忆。

我想到了布拉格广场走失的那只猫。那年我们因为这只猫而相遇。

那时我21岁,在德国的留学生活刚刚开始。留学生活并没有想象中的美好。孤独、寂寞和无尽的学业压力让我感到迷茫和窒息。放弃的念头也曾一遍遍地出现在我的脑海,却又一遍遍地被自己否定。在一次大考后,看到我一根接一根抽烟的娜娜硬是将我拉上了去往布拉格的火车。

后来我才知道,我完全是凑数的。因为他们中的一个人,据说女朋友不同意他去,临时取消了行程。而我就顺其自然地顶了他周末票的名额。(德国有一种周末票叫Schönes-Wochenende-Ticket,一张票当时40欧元。周末可以乘坐德国境内任何RE开头火车(慢车)及其他公共交通,并且最多可以五个人共用一张票。去捷克只需要补从柏林到布拉格的车票,特价19欧元。)因为对这次旅行完全不感兴趣,同行的其他三个人都是第一次见面。而叫我一起来的娜娜也只能算是认识,偶尔见面点头的关系。所以整个火车旅途,我一直在看书或者睡觉。偶尔娜娜叽叽喳喳地跟我讨论旅行攻略的时候,我也只是随声附和。

“我们一生中总要遇到遭遇到离开心爱人的痛苦,那可能是分手,也可能是死亡,对此即使我们早有准备也无力承担。”这是我在途中读的书里的一段话,那本书的中文名字叫《剩下的都属于你》,德文译本《Undalles,wasbleibt,istfuerdich》。现在想想,这句话好像是在预示着我们那没有结局的邂逅。

永远,永远都只是一场永远。或许,还只是一个梦和期待而已。能够拥有着了,才是今生相遇后的最美。在布拉格这座梦幻而神秘的老城,我的注意力正被一只流浪猫咪吸引着。同样被这只猫吸引的还有当时的他。阳光正好,小猫半眯着眼懒洋洋的晒着太阳。我们像两个顽皮的孩子,勾着身子,蹑手蹑脚地朝这个小东西靠近……快走到那只小猫旁边时,我们却都直起腰相视一笑。那只猫早已没有那么重要。那天,我们绕着老城走了很久,偶尔搭一句,偶尔看着对方眼里的温柔,手自然的拉在一起。

 我说,你是我的猫。我叫你“布拉格的猫”。那我叫你囡囡吧。你边说,边用另一只手摸着我的卷发。我的心在那一刻凌乱了一地……

风微凉,时光微暖,月色映着你的唇。在布拉格老城幽暗而狭长的街道,我们仿佛都在等待,我闭上眼睛,慢慢地靠近你,颤抖的唇瞬间被你的温柔吞没。那时我觉得,我的世界再也容不下别人。那是我的初吻,却也是我们的最后一次。

“……总以为有一天自己能够自如亲切的趴在对方怀里呢喃那个名字千遍万遍。”我又在查理大桥见到了你。娜娜说你就是那个临时取消行程的人。你那炙热的目光看着我,仿佛在我身上燃烧一般,灼痛着我的心。我不敢看你。我不敢叫你的名字。那只在布拉格遇见的猫,仿佛在慢慢变得模糊。

在波恩的火车站里,“猫”的未婚妻出现在我们面前。她远远比我想象中的美丽。她用充满爱意的眼神,看着“猫”,用撒娇的语气说:人家都想你了呢,今天我已经订了回国结婚的机票。“猫”没有再看我,而我却不能将视线从他身上移开。我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他们相拥,看着他们十指相扣,看着他们渐渐远离的背影……泪水早已模糊了我的眼睛。

许久,手机里收到了“猫”的短息。他说,我想你。你能来吗?我没有回复,而是删掉了与他的所有联系。也许是我想错爱情,我的“猫”怎么会做出背叛未婚妻的事情?!我选择了与“猫”保持距离,不是因为不在乎,而是因为我清楚的知道,他不属于我。而我们那朦胧的爱,也早已跟随那只布拉格的猫走失了。

分别不应该是爱情的终点,只要彼此还能铭记就已足够了,人生中的有些时候,一场邂逅,其实是足够美丽的。

如果还有如果,能让我再遇见你,我只是想轻轻地问一句:“HI,布拉格走失的小猫,你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