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将寰宇彻底的简化,那地球都是一片湖泊,而我则是其中一名小小的垂钓者。

今天带着钓鱼竿和鱼饵在湖边出现,找一块好的地方坐下来,套上鱼饵,拿起鱼竿,抛下鱼线,一切准备工作做完了,我便在河边安静的坐着,两眼默默的盯着浮标。

鱼标总是保持着一个姿势一动不动的浮在水面。

它就这样复着从晨曦到晌午,又从晌午到黄昏。

我就这样一直等待着。

时间的转盘,永远不会那样乏味,老天重复的一个繁琐的曲调,昼夜做着周期性的轮回。

我厌倦了这样的等待。

我也畏惧了这样的等待。

于是我开始诚恳的祈祷,祈求老天给我能有一个这样的机会,哪怕很小很小。

那是一个看似平凡的午后,我的钓竿猛地一沉,卷线轴飞快的转动。瞬间,鱼线被拉出很远。

肯定是条大鱼!

我顿时来了劲,从草地上一跃而起,迅速的拾起卷线轴和鱼进行了拉锯战。

一次,两次,三次……我接二连三的试着收线,可是有股神奇的力量,却拼命的把线往下拽。

这是一种本能,求生的本能。

这时候,生命的力量可以创造奇迹。

无数次的努力收线之后,绳线绑的越来越紧,平静的湖面霎时掀起了强大的水流,我想象得到那条大鱼在做怎样的挣扎,我也想到了《老人与海》中的那条马林鱼。

在人鱼的僵持中,那条鱼浮出了水面,好大个家伙!接下来我使劲地收线,不顾一切的收线。人到底是万物间的主宰,那条鱼也开始一步一步向岸边靠近。我得意至极,更加没命地收线。就在离岸边仅几米的地方,浮出水面的鱼忽然间猛的往水底一扎,随着”砰”的一声,激起了水花。那条鱼竟然逃脱了,奇迹般地游向了湖心。

我呆住了,望着空空的鱼竿呆住了,刚才的兴奋倾刻间化为了乌有。

又是一个没有结局的故事。

我只能释然,默默的再一次把鱼线丢入湖里,因为我不能因为那条大鱼的逃脱而放弃再次垂钓。

接下来又是一次沉寂,仿佛回到了从前。

我突然有所感悟:我们一辈子不都在钓鱼吗?只是钓的不同的鱼而已,在成与不成之间,可不是说放弃就可以放弃的,因为”功败”与”垂成”注定是要交替的。

今天没有钓到大鱼,却钓到了另一条”大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