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上让别人了解你的方式很多,而我选择书写

最近在追电视剧“安家”,最让我触及是世世代代传下来的重男轻女的风俗,虽然剧本得内容不一样,但是我完全能够身同感受,比较庆幸的是,我所承受的只是爷爷那一辈的思想禁锢,而我的父亲母亲却给了我满满爱和尊重

生命的每一个阶段,它都是美好与悲伤并存的,说说我的童年吧,我在家里面是最小的一个,但是在别人眼里这没什么特殊的,因为我的母亲接连生了几个女孩,受尽了整个家族的唾弃,爷爷奶奶觉得没生儿子是不孝顺延续不了香火,叔叔伯伯们更是火上浇油,变法子欺负我们,所以我小时候的伙伴就是我的姐姐们,作为80后的我们,我觉得那时候的童年较现在相比,那还真是有趣幸运,至少我们的童年是完整玩过来的,温文淑雅可形容不了我们,清一色的男生短发,也壮足了我们的胆子,田里捉青蛙泥鳅,小水道里挖螃蟹洞,树上捉知了收集知了壳,捣鸟窝偷鸟蛋,把那些刚长满羽毛的小鸟抱回家养,还有很多很多,那时候就是野小子,调皮得很,尽管周围都是那些责备谩骂的声音,即使哪家有什么事儿我们都会成为头号嫌疑分子,厉害的就直接不分青红皂白的找我母亲乱骂一通,回到家他们也不会找我们发泄几句,只是那句听了耳朵都起茧的话,你们长大了就一切都好了,所以我一直觉得只要长大了旧思想也会改变的,别人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可是我爷爷生命最后尽头,都觉得我喂他吃东西都是不够格的,哪怕嘴里说不清楚都要叫嚷着他的孙子们过来,那时候我才知道我母亲说的“长大了就好了”并不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

到了读高中、大学的时候,那时候真的是很充实很忙碌,那时候父亲母亲最常说的一句话是:穷人只有读书才有出路,可是读书的时候,并不这样认为,那些心灵鸡汤方面的书,那些雄心壮志的故事,会告诉你社会上的机会这么多,何愁没路走呢?现在想想,倘若你没有含着金钥匙出生躺着都有资源的本事,自己光长大不努力,社会的敲门砖都没有,凭空哪里来的资源哪里来的平台?后面我发现每过了一个阶段,我发现我父母跟我说的那些普普通通,都是必须经历而且都是真的,从小到大,任何一件需要做决定的事情,父亲母亲基本上以尊重我为根基,选学校、选专业、选工作、选另一半,只要不是很夸张,他们都会尽力跟上我节奏,做我喜欢的事情,作为务农出生的他们,我觉得这不仅仅是父母给子女的爱,而且还是我内心仰望尊敬的素养,我有时候明明觉得自己已经大了,但是你在他们眼里永远都是孩子,他们总是给为人子女的满满安全感

渐渐的有一天,我发现我不知道是我的节奏不对,还是我因为工作上的压力,在生活中经常会跟我的父亲母亲吵架,哪帕是初中叛逆期的时候都没有像现在这样严重,事后我又会很后悔我不该这么做的,总觉得是不是他们渐渐老了,所以不能够理解和理性分析,直到最近我看了一部美国电影返老还童,说的是一个人刚刚出生就是一个老头子,所有人都嫌弃他,认为他是怪物,从生命的规律来说,人都是慢慢变老,哪有越到生命的尽头变回小孩的呢?我一直想不通导演要告诉我们的道理是什么,但是每个人看法不同,我觉得就是当我们父亲母亲一天一天渐渐老去的时候,他们需要不是一个大大的房子,捧在手心的钱,他们现在像我们小时候一样需要安全感,需要我们的陪伴,需要我们像小时候一样什么都能和他们说上几嘴话唠叨几下,他们永远只习惯我们永远像个小孩子一样什么事情都与他们分享,他们既希望我们长大不受世事欺负又不允许我们长大,以成年人的口吻让他们觉得我们不需要他们了,所以当我现在为人子母的时候,我希望我的父母慢慢变老,因为我永远做你们的小孩,我希望我的小孩慢慢长大,因为我永远是他们的爸爸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