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突然降温,可能是前两天的感冒没有好利索,嗓子一夜之间痛得不能讲话了。勉强撑着去单位,水喝了不少,嗓子还是痛得难受,干得好像要冒烟。我甚至怀疑,喝下去的不是水而是“汽油”,疼痛的症状加重了。想休息几天,可是手头的活儿,进展不太满意。权衡利弊,还是撑着去上班。

今天早上听到闹钟的响声赶紧起来,给孩子准备早餐。到点了,喊孩子起床,居然发不出声来。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吓得我不轻,连拽带扯地想把孩子从被窝上里“揪”出来。小家伙一脸的不满意:“妈妈,你为什么不能对我温柔点?我就不能自己做主呀,我就是不起来!”我想大声说:“宝呀,如果再不起来,你今天就要迟到了。”我喊了半天,孩子说:“妈妈,你的声音怎么突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如果不是睁着眼睛,我都怀疑你不是我妈。”我故意说:“宝贝呀,还不是因为你这个起床困难户呀,天天这样,妈妈生气一下子把火气逼到了上呼吸道,而这个发音系统,也是颇受牵连,现在只能发出沙哑的声音。”

孩子像个小大人一样,从被窝里伸出手,摸摸我的头说:“还好,没发烧。本宝宝可以安心了。”说完,她快速地穿好衣服,不到五分钟,就坐到了餐桌前。我赶紧把米粥,水煮菠菜,还有煮鸡蛋,放到她跟前。我正要张嘴说话,女儿用手势制止了我。她说:“妈妈,从现在起,你想说什么,就写到纸上,好不?我保证不再惹你生气。你也要做个乖宝宝,去看医生,按时吃药。”我的心里猛然一惊,这还是十分钟前赖在床上不起来的小屁孩儿吗?她的转变一下子让我无所适从。

吃完饭,孩子的第一张字条递上来:“妈妈,我想和老师请假陪你去看病,行不?”我赶紧在纸上回复:“孩子,不要紧,我给小姨打电话了,一会儿小姨会来照顾妈妈。你的学习不能耽误,赶紧去吧。”孩子看着我坚定的表情不再说什么了。

临走时,孩子把我抱在她的怀里,我的头只能抵达她的胸前,孩子已比我高出一头,这样的身高差距,看上去她好像抱着她的“妹妹”。孩子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妈妈,你有什么事,一定要给我电话。我会长着翅膀,马上飞到你的身边。”我把孩子送到楼道口,没有像以往一样,提着孩子的书包把她送下楼。

听着孩子“咚咚”下楼的声音,我的心也跟着紧张起来。楼道里的灯会不会突然不亮,她会不会在楼梯里遇到坏人……我突然有些好笑自己的担心有些多余。估摸着快到楼下了,我打开窗户,看着孩子在楼下的车棚把车推出来,熟练地把书包放在车筐里。她一回头,正好与我的目光相遇。“妈妈,外面的风好大,你赶紧把窗户关上吧,别吹感冒了!”孩子的背影越来越远,消失在小区拐角的胡同口,突然看不见了。我的心里一下子变得空落落的。

在不知不觉中,那个牵着我学语走路的小女孩儿根本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长大了。这个春寒料峭的早晨,见证了她的成长。对于我来说,她的长大好像是一夜之间,中间跳跃的速度,让我追赶不上。我想起有位作家的话:“母亲想念成长的孩子,总是单向的,充满青春活力的孩子奔向她人生的愿景,眼睛热切望着前方,母亲只能在后头张望她越来越小的背影,揣摩,那地平线有多远,有多长,怎么一下子就看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