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一的小狂欢已然过去,童心被呵护、童趣被满足之后,留下的是对时间飞逝的感慨,2019年已然过去一半了。

躺在公寓里的小床上,看阳光洒进来,回想着上半年、乃至人生前二十年发生过的事,真的从心底里生出了留不住也捞不到失去岁月的无力感和无助感。

“去的尽管去了,来的尽管来着;去来的中间又是怎样地匆匆呢?早上我起来的时候,小屋里射进两三方斜斜的太阳,太阳他有脚啊,轻轻悄悄地挪移了;我也茫茫然跟着旋转。于是——洗手的时候,日子从水盆里过去;吃饭的时候,日子从饭碗里过去;默默时,便从凝然的双眼前过去。我觉察他去的匆匆了,伸出手遮挽时,他又从遮挽着的手边过去,天黑时,我躺在床上,他便伶伶俐俐地从我身上跨过,从我脚边飞去了。”——朱自清《匆匆》

我不禁怅惘:我今年22岁,数一数大概有八千多个日子过去了,并且永不再回来。

六一当天,朋友圈里刷屏了一个小视频,大致是问话路边的两个小朋友,你们觉得现在90后大概多大了呢,他们回答说应该四五十了吧;那你们觉得他们还能过六一吗?他们回答说不能了,因为他们都已经老了。嗯,我一向爱护祖国的花朵们,想给这两个孩子寄些礼物,比如,从小学到高中的所有教辅资料和复习资料,包括寒暑假作业。

玩笑归玩笑,这个小视频还真的是刺激到了我。“没有人不爱惜自己的生命,却很少人珍视自己的时间。”尤为荒废的莫过于大学四年,终日荒于学业、怠于进步,又异想天开。时间是最公平的裁判,你对他没有足够的珍惜与利用,他只能让你默默无闻且碌碌无为。而人生可悲之处就在于此,胸怀大志却又虚度光阴。

我想啊,倘若我能活到八十岁,不,乐观一点,我能活到一百岁,那么人生中的五分之一已经消逝了啊。人生这张借记卡上的金额已经被花掉五分之一了,可我都买了什么呢?我的人生账本上似乎并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支出。我前二十年的人生就这样浪费掉了,唯一得到的是年龄,就算拼命挣扎,不愿长大,终归还是长大了。

剩下的日子已经在来的路上,如何能不浪费他们?我想,在有生之年,多做些什么,多学些什么,让每一天过的都有意义一些,这就叫不浪费吧。每一个日子里有意义的事叠加起来,或许人生这张到生命尽头空空如也的借记卡也可以成为得以被收藏而不是被遗弃的藏品或展览品。因此也该培养些精打细算的意识了,时间的账本该整理一番,不能再这么糊里糊涂了,毕竟时间这东西,实在是太贵,容不得挥霍与浪费。

子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但,若是想努力,二十多岁不算晚,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