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就是个神经病,我操她全家祖宗都骂得出口”。

谁气势大一点他们就像谁那边靠。

“好了好了别生气”。鞍前马后的小人。

也许并不可恨,其实应该怜悯。怜悯他们欺骗自己的心。

只要一个人的气,生的足够大,全世界都会觉得一定是她受了委屈,她才是对的那一个。或许明知猜测到是她的不对,但是为了不引火上身,怕日后结仇,所以表面敷衍着内心偏袒向着那人多一点。

但是这样不痛苦吗。

不想计较所以默默走开的人,总是被他们那些看事的认为一定是心虚了。于是,他们跟着别人一起讽刺,那个人内心如虎添翼无所顾忌骂得更难听了。也许是因为那个人更位高权重一些,说话有分量一些。

不明事理的人世界上也多了去了。可怕的是他们并不是真的不明事理,而是装作不明事理的样子,被主奴意识威胁到了。也许他们生性自卑,才变幻出和她一样嚣张跋扈的模样才能不让自己成为一个长久日后可能成为的眼中钉,他们因为自卑而散发出腐败的跟风,背叛自己的内心已经足够让人意志颓靡了,反而趋炎附势让自己像一个奴才一样阿谀奉承着主子,怕斩首一样地讨好。

他们只是在自保啊,可我却误以为他们对自己亵渎的敌人是真的心存敌意的。在我看来,他们并不是在自保,而是突破自我懦弱地迎合违心的东西,是她们遭遇了太多强硬的打击迫使自己的心性扭曲了良知,可他们委屈的只是他们自己。

我没病,我只是高兴不起来,我又一次看见人性里的东西,我又看见了自己。虽心如止水,感性思维意识触及到这种东西还是有一点涟漪的。

年关将近,公司生意最忙的就是这几天,五十四岁的清洁工李阿姨忙了四五天,因为是老乡,天天和我唠嗑,说累得腰疼,一晚上都没得休息,以前还能做一下,每天回去要擦点活络油才睡得着,做完今年就不做了,太辛苦了,太受气了。从来没有受过这种气!很无奈的很伤心啊。”

她不想让儿子觉得她是负担所以找了这份工作,而在前天却被和她女儿一般大的主管骂得半死,因为她在清洁的房间睡了十分钟,刚好被田部看见,阿姨说:“那个女人出了名的坏,他们只是不敢说,平时也心机得很,一上来就骂我,说我懒,我就是睡了十分钟,哪里受得了这种气,罚钱就罚钱,什么话都骂得出口,不止今天,哪个服务员不恨她,自己的事做不好,我的事没做好可以罚我的款,但是我受不得她那口气,狂得很,难听死了,我就叫她小姑娘积点口德,她更嚣张,骂我老了脑子有病,我在那里哭了两个小时。”

我沉默了,因为她是老板的亲戚,而事情并没有发生在我身上,我实在是个冷漠的人,因为我知道这个世界上受委屈的人太多了,一桩桩一件件多得数不清,越繁华的城市里背后越隐藏着诸多莫名的悲愤,情绪。

世上有灯,人情冷暖就不尽。即使如果她骂的是我,我也并非去隐忍,可能内心反而无动于衷。阿姨悲愤地抱怨着:“她啊,在老板面前很会演,在客人面前还和客人吵架,真的不知道她怎么当上主任的!自己什么都不管,该管的不管,专门骂人!”因为她除了我,可能不会有别的人愿意坐在那里地听她讲,他们会不厌其烦地走开或敷衍了事,因为他们怕田主任看见。而我却什么都不会去为她做,心性很冷。即便如此,可能这时候有人听她讲她便觉得世界还是有点人情的。

恐怕阿姨不知道世上有走后门这一出。其实,那个女人在大家心里心知肚明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是每个人都表现出不一样的表现,有人为她鞍前马后,有人恨得要刨她家的祖坟,而对自己的最好方式,就是视她如空气,她几度在人前背后讽刺谁的穿着衣饰老气,谁不检点又离婚又结婚,背着这一个说那一个,背着那一个说这一个。越想被存在,世界越对她不足以为然,表面越跋扈的人内心越虚荣懦弱得很,哪天被针扎了一下都可能都会要了她的命,“阿姨,算了,什么样的性格自然有什么样的人去收拾她。”总会不断地有人去一点点地磨她的棱角,“我就是憋着一口气,一想到她的话我就觉都睡不好,有气啊,憋在心里我们这个年纪真的会生病的,头痛眼都是晕的。”也许本来阿姨也不敢讲她坏话的,她的所作所为多么令人发指,但是这些已经在她身上发生了,她出事了,所以不怕一把火烧完一座山才熄灭。就像她看着以前的服务员被她骂不敢吱声,一样的场景,也许如今她心有所会,人总是要自己出事了才能觉悟出一点东西。

后来,那个女孩在年前被公司联名上书被迫停职。阿姨也回老家抱孙子了。事情遏止了。可是一切的喧嚣吵闹声还没有停止,每一秒钟也许都有人上演着一些关于自己的事情。

那些言语,波动,只要一去那里就历历在目,有时候人总是被周围的气场波动所影响,其实那个时候只要保持清醒,告诉自己,他们都是来磨自己心性的,一劫又一劫,世界越激自己越平静,便没有什么能影响到自己。因为发生的,都会成为过去,人不能耿耿于怀于过去,心存怨念只会生心病,每一个人遇见另一个人,是劫难的开始也是幸福的开始,如同渡劫,渡过了便飞升上仙,心在一次一次的劫难中顿悟,渡不过便灰飞烟灭,自暴自弃。可是寿命是我们自己的,每一个人都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只是他们的世界年月日刚好重叠在了自己的世界。探索到任何事物的尽头时也许会觉得人间其实索然无味,因为低质灵的人不擅长透析和自救的功能,他们透析不到别人的世界里的完整机制结构,也许你难在就难在生气时醒悟过来,他们一生气,人就像睡着了一样。

所以万象由万物的心灵磁场误打误撞引发一系列现实发生的事件,而产生的一种源源不断地生命潜意识情感导引着自己的思维。心性陷入危险,唯有自渡,才能让自己强大到任何东西都难以惊动你。当你足够强大时必然高处不胜寒,觉得暗室不逢灯,四下无人,也请别灰心,因为只是你的内心承受感性的能力还不足以和理性思维抗衡,比如你明知道这是什么样的世界,但是你的内心承受不起所以才会觉得孤独无助,但是在你经历的同时,世界上所有的人的命运都没有暂停过,很多人也和你一样可能在面对着更加危险的困境,不止你一个人,而你也许会爱上一个或一个被爱上心性情商智商和你相似度一般高的人,一见钟情,也许你们会从对方的眼神中得到治愈彼此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