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可以换来多少梦幻,四季可以诱来多少繁忙,四季可以送来多少彩色,四季可以,,,,,但却让我忘不了的是四季院子里的那长满支架的八月瓜。

小时候,院子里只要是阳光明媚的早晨,一开门便能看到躲在密密麻麻的树干上那盆精神饱满的八月瓜,尤其是那黑色的藤子一根一根像似了蟒蛇一个一圈一圈紧紧的裹住树干。

春天,等雪花融化,听到鸟语花香的时候,朝阳暖和,阳光笼罩下来,一层土壤湿润,便逐渐逐渐能看它慢慢的伸出细腻而又嫩又像支架那么大的头,好像是在等待着什么来唤醒它。慢慢的一天跟随着一天,它便龇牙咧嘴伸出魔抓,一根嫩绿色的藤子骄傲放肆的勾着头,几乎没有一点羞怯,四肢开始长嫩叶子,不等一天不见,它便要爬出几个头来,早晨身上裹住着灵气,到了中午终于更是大胆的不得了了。一个小时不到你去看,它再次多处一个头儿,到了傍晚它便有吸取营养把头缩埋了回去,夜晚会有蒙蒙细雨,水滴声从树叶子上敲落下来轻微黯然的养育土壤,半夜月光印出八月瓜支架的孤影。好像一个迷了路孤独而又落寂的感觉。因为是春天所以它才这门放肆吧,睡的比小孩都还沉。尽管是各种各样的声音都吵醒不了它。就连知鸟都幻不醒啦!直到第二天早晨,你在次看到它便又长出一节了啊!阳光也是格外的明媚,院子里伴随着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弥漫着一阵阵清香。

夏天,轰隆隆的雷电声,满天布满了黑漆漆的乌云,让院子暗的阴沉,无情的风便一阵一阵的胡乱席卷而来,一刹那间,哗啦啦的雨声从天而降,拍打着八月瓜那娇嫩的叶子,滴答滴答的雨声不在是那样轻柔,不会在是那样抚摸的样子,不管是白天黑夜。任然不会影响八月瓜那样的坚定和繁殖。白天,阳光四射,八月瓜摇曳百合,一束束嫩叶长满了整个院子,风轻轻的吹过来,翠绿色的嫩叶在风中摇摆,一串串新芽像急了一串串甜美而又渴口的葡萄,好像得了糖的孩子在大口大口的戏耍着,不知道还以为在跟风玩逗着闹呢!嫩叶的翡翠在阳光的照耀之下好像有欢快的精灵在共舞。果真奇迹啊!本来是一片一片嫩叶,却长及了像葡萄架。慢慢的长出了像月亮似的小八月瓜,小小的,肥的,瘦的,难看的都有。级别啊级别!

秋天,跟着树叶飘落,八月瓜快熟了,大大小小,棕色皮衣包裹着,有的熟了有的没熟,不过没关系,可以让它慢慢熟,时间和光阴的一去一秒,有的终于熟的胀开了肚子,摘下来,外面就像个人裹着皮衣过着寒冷的冬天,简直就是不一样啊!可以简单来说:“里面银灰色的肉体就是是人紧紧包着毛衣。生怕冻着自己!”用手掰开后,一层雪白色像极了棉花糖似的紧紧裹着一颗颗黑色的籽,嘿,那子跟西瓜籽没得比啊!一口咬下去一股香甜香甜而又柔软的美味,籽是不能吃的也不能吞下去,如果你想吞顾不及那么多,只想顾着吃得吃就好,那便也是可以吃的,不过不能咬籽,把籽咬碎了它便让你知道什么是苦,苦,就是苦,你说不出来的苦味道。慢慢品尝让人瞬间就可以忘了爽的这个词儿。这也是人间美味啊!当然,如果你等不及它熟,你也可以先摘下来找比较闷热的地方将它存放,它也会慢慢熟的,不过不分时间熟,有的慢有的快。等差不多秋天快完了,叶子便枯燥起来,一片一片的离开藤子。

冬天,随着天气变冷,藤子也随着慢慢的断落散下来,不在那么精神,好像一个岁月苍老满头白发苍苍的老子,显的一点也提不起神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经过风吹雨打,风华雪月,它在次的沉睡在冬眠里。直到等待春天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