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德勒曾说过,幸福的人一生都在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童年的回忆往往都会成为影响人一生的印记。那么,你的童年是否幸福呢?

小时候,爷爷为了让我可以受到更好的教育,把我送到了县城读书,于是年幼的我便寄住在了姑妈家里。陆陆续续住了几年,直到上初中才搬走。整个童年的回忆几乎都是在姑妈家。说起来,我是要感谢姑妈的,毕竟她愿意把我留在家里,对我也和对她自己的孩子一样好。可是在孩子眼里,后妈再好也比不上亲妈。他们一家对我都很好,可我却几乎不敢提任何要求,因为不是自己家里,我担心被拒绝,我觉得自己没有那个资格。

还记得有一件事给我的印象最深刻。当时是小学二三年级的冬天,姑妈和我家的家境都不是很富裕,就给我和她家的弟弟各做了一双棉布鞋。就是那双布鞋让我的整个童年都笼罩在自卑的阴霾里。童言无忌,甚至有个男同学直接问我,你为什么要穿一双那么丑的布鞋?更有甚者,几个调皮的男生当着好多同学的面嘲笑我和我的鞋子。我是九零后,那个时候已经很少有孩子穿布鞋,大家都穿着好看的小皮鞋或保暖的雪地靴。我在那些光鲜亮丽的孩子面前就是一个异类。当时的自己尽管十分难过却依旧装出无所谓的样子。那天晚上我在被窝里偷偷哭了很久,第二天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穿着那双很丑的布鞋去上学。在经过几次我的不理会以后,那些男孩子终于收敛了许多。可在我心里刻下的烙印却一直都在。后来我通过兼职赚了第一笔钱就给自己买了一双鞋子。

其实对待不是自己亲生孩子的我,姑妈一家已经做到了很好。但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整个童年都是小心翼翼,不敢提要求,不敢说出自己的真实喜好,只能去顺从,去接受。为了不被厌烦,为了不被排斥!于是,我的性格也开始变得小心翼翼,总是想办法去迎合,去讨好别人。

后来我的妹妹上学时,父母来到了县城陪读,她和我不一样,她会和爸爸妈妈要衣服,要鞋子,要她想要的东西,并且无所顾忌。

也许,人的生活本来就是这样。因为我恰好经历了那样的生活,于是现在的我做事小心谨慎,也对人际交往很敏感。我不想怪我的父母和爷爷,因为他们的初心只是为了让我得到更好的教育,可我真的希望父母要在有能力自己带孩子的时候再去生养孩子。能在亲生父母身边长大,而不是在爷爷奶奶或者其他人身边长大的孩子会更幸福,也更勇敢。

我想,拥有一个幸福的童年是每个成年以后对童年有遗憾者最大的希望。但是往事不可回头,我们无法改变过去,却可以描绘未来,给自己的孩子一个温暖的童年,这样的孩子一生都会感到幸福。不是所有的缺憾都可以弥补,不是所有的痛苦都能随时间消散,父母的陪伴才是对一个孩子最温暖的治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