瀑布的水逆流而上,蒲公英种子从远处飘回,聚成伞的模样;运动员回到起跑线上,轰鸣的火车退回家乡,我交回录取通知书,忘了十年寒窗;饭菜的香飘返厨房,你关掉电视,帮我把书包背上;灿烂的烟花重回地平线,雪花纷飞飘向天际,我沉入梦乡,你还在我身旁。莫非要一场时光倒流,才能让我留在你们身边更久。

小时候心里常常想着,等我长大了,我一定要买一辆车子,带着你们出去游玩;等我长大了,我一定给陪伴在你们身旁;等我长大了,我一定赚很多钱孝敬你们,我的爷爷奶奶。

小时候家里贫穷,无奈父母外出打工。我无可奈何跟着爷爷奶奶。他们也只好养个“小儿子”。

小学四年级,我开始住校。只有每个礼拜三和礼拜五能回家,礼拜三回家是给我们回家带菜的。爷爷奶奶不会骑车,我每次回家都只能自己走路回去。看着我的同学们,都是父母骑着车接他们回家,我当时羡慕极了。

2008年6月11日,那一天我永远忘不了。下了几天的大雨引发了洪灾,涨大水。学校要求,必须有家长来接才能回家,老师会给我们的家长打电话。我开始慌了起来,我爷爷奶奶不会骑车,外面还下着大雨。我心想,会不会没人来接我回家?

我看着我们班里的同学,一个又一个的被家长接走。我眼睛含着泪水,趴在桌子上,随时都可以哭出来。突然,老师叫了我的名字。我抬头一看,是我爷爷,他披着破旧的雨衣,慈祥的看着我说道:“这一路雨太大了,我走的有点慢,等着急了吧。”爷爷没有带雨伞,就把我背了起来,藏在了雨衣里面,背着我回到了家。

初中要去镇上读书,一个礼拜回家一次。每次回家爷爷奶奶都会准备好多好吃的。每次离开家,奶奶都非常的不舍。“雨伞要带好,在学校要好好学习,饭一定要吃,钱不够就和奶奶说”。那时,我觉得奶奶很烦,每次去学校都要唠叨半天。

到了高中要去县里读书,一个月才回家一趟。奶奶还是和初中一样,每次回家都有很多好吃的,回学校也会很唠叨。那时我就已经习惯了唠叨,不管她说什么,我都只会说:“好了,我知道了!”不同的是,每次回学校,奶奶会在我书本塞上一堆好吃的。

高中毕业了,我没有考上本科,但是专科成绩却不错。父母在浙江宁波工作,所以他们就让我报了浙江的学校,但是我又不想和他们一个城市,我就去了杭州。

大学快开学了,奶奶却没有和我唠叨太多,就是说了句,去了那边记得和奶奶打电话。

每次回到家,奶奶都会笑着感叹:“时间好快啊,以前我做什么事你都喜欢跟着我,现在外面读书了,一年才能看见你一次,感觉身边少了些什么。”说着说着,奶奶眼眶就红了。

这些年来与爷爷奶奶一起生活的时间越来越少,对于他们的陪伴越来越少。越长大,离家越远,常回家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