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电话来得少,一年也就几次。且每次电话都是几句,你好吗?他还好吗?你俩怎么还不考虑结婚?怎么不考虑生孩子?再不生就以后生不了了,不受人喜欢了。

每次听这些听得烦了,我也就少打电话回去。如今债务加身,更不愿打了,省得令他们担心。

对于父亲母亲来说,他们手上多几个孙子孙女或者外孙外孙女抱抱,便是最幸福不过了。

可是,什么叫做幸福呢?我不知道什么叫做幸福,可我知道幸福最起码人要开心吧。

二姐大我九岁,记得那时我还在高中,学校里待了一个月回来家里竟多了一个男人,而大家都让我叫姐夫。我想反驳,可素来家里不允许小孩插管大人的事情,我在家又是最小,父母的事情,哥哥姐姐的事情,按父亲意思来说,我无权管,更无资格管。

后来我大学暑假回家,一次姐姐与姐夫吵架,具体因为什么我不清楚,听我母亲说好像是怀疑我姐将金银藏在我家里了。姐夫吧二姐关在房子里,按在地上打,打的我姐头破血流,而她的婆婆公公却不管不问,任由他们儿子殴打媳妇。姐姐破伤风针缝了好几针,如今伤疤也只能靠化妆品遮掩。那时,姐要离婚,住在我家。后来,姐夫跑到我家里,跪了几次,我爸也竟然劝我姐回去了。为了孩子,凑合过吧,千万不要离婚。那一顿的毒打,成了我一家人的心病,再怎么困难,我家都不会去找二姐借钱,怕姐夫家人闹,更怕姐姐再吃亏。

我哥在我大二的时候结婚,嫂子是二姐夫村里的人。而哥一结婚,父亲就催着哥早点生孩子。孩子生下后,父亲就安心了。之前我不懂,后来我懂了。无非是想要让孩子困住我嫂子的脚,这样离婚的事情便不会发生了。可是嫂子依然嫌弃家贫,尽管哥哥待她很好,好到可以为她端洗脚水,洗衣服,甚至让她一天什么事不用做,在家看电视。孩子有父母带着,她无什么操心。也处处顺着她意,可除夕晚上团圆饭的桌子也是她掀的。

从哥哥姐姐的婚姻里,我没有看见幸福。哥哥姐姐的婚姻是相亲来得,或许是因为没有感情基础。我自己也恐婚,我害怕我的婚姻也如哥哥姐姐那般。

几年前父亲,就让我相亲,而我性格倔犟,来一个我赶一个。后来知道赶不走,索性我也不愿回家过年了。父亲还是会偷偷地把我手机号码给别人,之前都被我拒绝罢了。

没有男友之前催着相亲,有男友之后催着结婚。近几年的话语,也就这几句。可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

我想幸福,首先得要开心。如果觉得开心,那就结婚吧;如果不开心,吗就独身吧,千万不要为了谁而委屈自己。而两个人的幸福,需要两个人相互担责,相敬如宾,才能获得。少一些利益算计,多一些理解体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