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每个人的青春里总会遇到那么几个让你刻骨铭心的人,他出现在你的生命中教会你成长又悄然离开;同时也有那么几个一直陪伴在你身边,陪着你长大。

下面就说说我的这位朋友吧,曾出现在我不痒不痛的青春里,给我带来悸动,却又慢慢淡出我的视野。

一开始我们并不熟悉,虽然是一个班的同学,但你不爱说话,总喜欢将自己藏在书堆里不是睡觉,就是玩手机。那时的我们一句话也没有说过,若不是那次你偶然在班上问起有谁认识w,我想我们估计不有后面的故事。

那天晚修课间休息,你突然在班上问起,有谁认识w,我便随口应了一句:“我认识啊!”怎料到你突然叫住我说:“出来一下”刹那间我乱了阵脚,心开始扑通乱跳。便立马改口说:“q也认识他的,你不妨去找他了解了解。”也是在这次交谈之后,我们的联系渐渐多了,经常一起嬉戏打闹。

后来我们分班了,你去了X班,而我分去了T班,即便如此,我们的交情并没有因此而减少,寒假期间,我们时常联系,各种说笑,分享彼此在生活中遇到的喜乐见闻,记得有一次你叫我背下你的电话号码,因为我总是一次又一次问你,你说:“我再告诉你最后一遍,你要是还是记不住,我就不会找告诉你了哦。”吓得我急忙背下你的号码。有一次,我在家里实在无聊,便翻出老师布置的寒假作业,认真的写着,谁知你突然打来电话,吓得我将手机抛开老远,才默默接听电话。你也因此笑了我很久,之后,每当我跟你说起好无聊呀!你便马上叫我去写作业。

我记得有天晚修你突然跑来班上找我,你在前面头也不回的走着,我在后面慢悠悠的跟着,我便想,要是我偷偷藏起来不跟你走了看你什么时候能发现我,谁知你突然一回头,吓得我赶紧走快了几步,心虚的厉害。

后来我们刚到操场的台阶上坐下,便被抓早恋的教官看到,幸好我们当时坐的有些距离,并没有怎么样,教官也只好放我们离开,再晚些,肚子开始不听话的咕噜,你说:“你饿了吗?”我点了点头,你便带我去了学校食堂,谁知我们运气如此不好,又遇上了之前那个教官,我站在后面,你跑去跟教官闲碎了几句,我便听到教官对着我们说:“别给我看到你们两第三次”。以至于后面很长时间我叫你中午一起留教室学习,你都说不去,有阴影。

再后来我去你班上找你,你总是发现不了,所以你同桌便给你一个暗号:你妈来了,你便笑嘻嘻的跑出来带我去楼梯间坐着,那时候我们总在讨论彼此想去什么学校,分数线如何。之后,你来我们班,给我塞了张纸条,写着:穷妈,要是以后你去了你想去的大学,而我也能去的话,我们就一起吧!我因此乱了阵脚,因为在许久之前你说:“要是我想追你,你会答应吗?”我没有回答,因为我从未往这方面想过。

在那之后,我们的关系没有以前要好了。再后来你转学去了别的学校,而我是你所有朋友里最后知道的那个,我有些难过,感觉你好像并没有将我当朋友。我质问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却说:“我当时都接受不了,我不知道要怎么跟你说。”一开始我不明白朋友之间有什么不能说,直到后来我出了车祸,我才明白,朋友之间有些事确实是不能说的。

直到现在,我偶尔还是会想起你,在我不痛不痒的青春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