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人际关系中往往产生不可避免的矛盾,不管是生活中还是工作中,不论是亲情还是友情,总会有或多或少的争执和难以解开的矛盾,这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现象了。那么,如何化干戈为玉帛,缓和人与人之间的紧张关系呢?我想:这确实需要一门沟通的艺术。

那么,什么是沟通的艺术呢?在这个问题上,卢森堡博士的《非暴力沟通》给了一个明确的答复。它指出,非暴力沟通是依照谈话和聆听,来使我们情意相通,乐于互助。其模式具有四个要素,即观察,感受,需要,请求。它的过程包括四个问题:什么是我的观察?我的感受如何?哪些需要(或价值、愿望等)导致那样的感受?为了改善生活或现状,我的请求是什么?说到这,这些理论性内容可能大家都不太理解,下面我举一个例子大家就都明白了。

有这么一件生活小事:一位母亲面对一个青春期的儿子,看见他的脏袜子在客厅乱扔乱丢,心里很生气。可是,她并没有立刻严厉地批评指责他;也不是一直耐心地教育他,给他讲道理;更没有使用言语或行为暴力去发泄自己内心的愤怒。我身为一名人民教师,知道太多孩子的家庭教育是有缺陷的,父母总是认为“不打不成器”,“棍棒之下出孝子”,每当孩子做错事时或是不听话,不是责怪就是挨打。学校里太多的孩子因为这样的父母,心理上和精神上收到严重的伤害,有的自卑,有的胆怯,有的学会撒谎,有的甚至伤人。我想大部分的中国家庭都有相同的案例,包括我的家庭也是如此。他们从未想过该如何去和孩子进行良好的沟通和教育?或许他们认为这种暴力行为是最好的教育方式,一味地选择强势压制的方式才让孩子屈服,以为能避免一切问题的发生,殊不知,这种方式往往会产生更多、更严重的问题。

接着来讲,我们来看母亲是如何处理这么一件小事的呢?她对她的儿子说了三句话,第一句是“费利克斯,我看到咖啡桌下的两只脏袜子和电视机旁的三只”,很明显,这是母亲的观察,描述她所看到的现象。第二句是“我不太高兴”,这是母亲直接表达自己的情绪,说明了自己的内心感受。第三句“因为我看重整洁,”整洁就是母亲对于环境的需要。最后她立即提出了非暴力沟通的第四个要素—具体的请求:“你是否愿意将袜子拿到房间或放进洗衣机?”这一要素明确告知他人,我们期待他采取何种行动,来满足我们。借助这四个要素诚实地表达自己,并借助它们关切地倾听。采取这种沟通的方式,双方便可持续互动,直至情意相通。避免矛盾的产生,从而促进人际关系的和谐发展。

再来说说我的事。我和我的母亲沟通上一直有严重的障碍,这可能就是我们经常说的“隔代代沟”,一代人有一代的思维方式、行为方式和交流方式,这是无法改变,必须接受的事实。我的母亲总是喜欢在我们做的事情上面挑刺,任何事情总是要以她的想法为主,一旦有一丁点没顺她的意,或者没按照她的想法来办事,她就会言辞激烈,破口大骂,一副盛世凌人的样子,来维护自己的威信和权力。这是我最讨厌她的一点。她总是认为她自己什么都是对的,总喜欢使唤别人,我从来没有听见她一句夸奖的话,她用她的言语暴力甚至有时候是行为暴力来压制我们的创新思维和自由想象力,就是因为不容许任何错误发生的旧思维,让我们变得自卑,胆怯,害怕去尝试。我在她的身上并没有看到她对人的尊重,好像就是我生了你们,你们就是我的东西。我命令你们,你们决不能违背。用“强人所难”再不为过了。这就是我一直不愿和她说话的种种理由,每当好好地进行一个话题的时候,她总是会说出一些刺人心的话语,可能这就是恶语伤人六月寒吧!我们之间总是存在看不见的隔阂!

就在今天,我在房间听网课,同时学校那边下达了校园防控的具体任务,我作为班主任有很多工作要处理,一时间众多事情聚集一起,搞得我两头大。就在我一边听课,一边敲动键盘忙碌的时候,我妈来了。因为我不小心反锁了门,她就在门口大声地叫我开门,碰巧我忙,索性我就没去开门。结果她就在门口一边大力地推门,一边在说着好像是关于手机的一些事情。我就答她:“我不晓得怎么弄?现在我没空。”她于是开始情绪激动地说着一些难听的话,我就索性没理她,结果她更来劲了,在门口足足骂了十几分钟,而且完全盖过我的电脑声音,不得不佩服她的“河东狮哄”。当时的我,只想赶紧忙完手头上的活。这就是我的反面例子。只是想说明:要是父母学会尊重理解自己的孩子,并懂得如何去进行有效的非暴力沟通,那么很多无谓的争吵和矛盾是可以减少和避免的。

最后我想说:人与人之间矛盾和分歧的产生并不可怕,怕的是当我们面对意见不和,发生行为冲突的时候,采取极端和压制的行为方式去迫使对方屈服,或者让争执得以消除,这都是不可行的,是引发更大祸害的隐患。学会观察矛盾事情的具体,懂得表达自己的情绪,说出自己的需要,并合理地提出自己的请求,那么生活将不再是硝烟四起的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