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想起大一的我那时上了一堂很寻常不过的毛概课,唯一有点特殊的大概就是整堂内容都是“你对同性恋有什么看法?”

当时的我站了起来,开口的第一句就是——

“我并不是单纯的异性恋。”

这句话当时引起课堂一片哗然,还有人吹起了轻佻的口哨,一个女生立刻反驳我:“喜欢男生不就是恋爱嘛,说什么异性恋。”

我回了一个微笑:“那请问我们为什么区分出‘同性恋’呢?”

还记得那个女生的脸色并不好,也仍旧清晰记得老师抱以温柔和鼓励的笑容,我堂堂正正地站着教室里,将自己的字句清晰传递到每个人的耳里:

“如果真的被一个人吸引,喜欢的是TA的灵魂,而不是对方的性别。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可不同的性别遍地都是。”

现在想想那时候的我,回答也许并不妥当,却是我那时,到至今为止仍保持的一个想法。

我众多的前任当中有女孩子,是真真谈恋爱的那种,并且我身边的人都知道。尤其是我舍友每每开玩笑说不知道跟女孩子谈恋爱是什么感觉,第一时间都会谈论起我,带着善意的调侃。

现在的我依旧感谢我身边的那些人,年少轻狂的我并不懂得收敛,自认为对方好恨不得昭告天下我的媳妇有多么多么好,而她们也不曾对我以异样的眼光相待。当然,重新来过的话我依旧会选择公开,只是会以一种委婉的方式去渗透。

但同时,有善意也会有恶意,很多人都觉得“同性恋”很恶心,甚至真的遇到过那种觉得这些人是得了一种病的人,更有人觉得“同性恋”连最基本的香火传承都做不到,根本就是不忠不孝。

对此观点我向来都是嗤之以鼻的,虽然我并不像一些跟风党打着“同性才是真爱,异性都是为了传宗接代”的旗号。在我的世界里,我从没分什么“同性恋”和“异性恋”,对于我而言,我喜欢的是这个人,而不是TA的性别。

喜欢就是喜欢,换个思考,我当时会因为我的一个前任是个女生就不喜欢吗?

答案当然是:不会。

我记得其中有一个很优秀的女生,校内篮球队的,还会跳舞,唱歌也很好听,虽然长得并不是多么好看,但在当时我的眼里她就是一个发光体。对于任何时候的我来说,这么一个优秀的女孩子,会让我心动不足为奇。

或许我的的确确能找到一个比她还要优秀,甚至是符合世人眼中我该有的正确恋爱,但是如果不令我心动,想想都欢喜,怎能够称得上是天作之合?

这种恋爱,是将就的,是畸形的。

曾经有段时间经常爆出关乎同妻的事情,对此我真的很气愤。可能是因为我并不过分在意世俗的眼光,所以我会觉得既然喜欢,就应该坦荡,而不是因为所谓的“正确”,怀揣着自己的感情而去欺骗别人。

或许我会喜欢女生在大多数人眼里看起来都是不对的,是惊世骇俗不被接受的,但有什么所谓呢?我喜欢就足够啊。

虽然我的现任是个男生,但我仍坚定地告诉他,甚至会告诉别人,曾经的我喜欢过别人,有女孩子,对方很优秀。

先生并不支持“同性恋”,很纯粹的一个直男,但他会跟我说感谢那段经历的洗礼,成就现在的我。

是的,我也很感谢,无论对方是什么性别,但是带给我的那些感动和欢喜都是鲜活的,而不是始于性别,忠于他人的眼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