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视频软件上出现了一位很硬核的“愤青”——浙大的郑强教授。他的话,鞭辟入里,句句诛心!关于现今中国教育出现的种种问题,他的剖析更是具有独到之处。我个人非常推崇他。

某天,我机缘巧合,有幸看了他的一些演讲片段;令我印象最为深刻的一节短视频,是关于我国从儿童开始,直到成人的教育问题。整个视频内容可以表述如下:

我国现阶段的儿童教育问题,从他们小时候开始,就选择性进入各种培训班,例如:奥数,钢琴,舞蹈……就拿钢琴来说,儿童选入钢琴兴趣培训班,开始练习弹钢琴,导致了我国成为世界上弹钢琴人数的大国!无人匹敌;可是,能够去听一场钢琴演奏会的中国人,却寥寥无几。

于是,我国虽然是世界上弹钢琴人数最多的国家,但是出现的世界级钢琴家,却屈指可数。这是否是一种悲哀?

究其原因,是教育出现了大问题!我们的孩子学奥数,却产生不了数学界的泰斗;我们的孩子学舞蹈,却创新不出新的舞种;我们长大日日勤勉,时时苦思,诺贝尔奖的殊荣,在中国仍不过两人。确实是悲哀。

我认为,教育最重要的目的,在于健全道德观念。我国是超大型的文明国家,在这一点上,由于传统观念的原因,我们从小耳濡目染,我国的教育在这一点上做得非常好。

但除此之外,教育的次重点,在于创新!

郑强教授在演讲中又陈述了东西方童年的差别:西方儿童,童年在玩耍中度过;中国儿童,童年在教室里度过。

我生活的童年,负担没有现在的孩子大,仍然是以玩为主。我又观察现在的孩子,玩的方式却与我们当年有着质的区别。他们的“朋友”不再是一个院坝的小伙伴,而是手机游戏列表里的一个个虚拟ID;他们玩耍的方式,也不再是打水仗,捉田鸡;而是在游戏里“疯狂杀戮”、“大吉大利……”。我诧异了。

例一

当我们小时候,在院子里,有许多小朋友一起玩耍;进行一个游戏时,我们相互讨论,制定策略,在交流和游戏的实践中成长,我们彼此之间,友谊变得更加牢固,思维变得开阔新奇。现在的小朋友在玩耍时,他们足不出户,抱着父母的手机,玩着游戏,刷着短视频。他们的朋友都在数据云端,通过游戏语音,他们接收到了各种各样新鲜的事物:有玩这个游戏的战术建议,同时也有对玩家的粗鄙谩骂;他们刷视频,有各种可爱的小动物,也有各种低俗的蒙太奇……

我们小时候玩耍,与真实的小伙伴建立了坚固的感情;十多年,二十多年后,我们仍然是好朋友。现在的小朋友在玩耍时,与之沟通的是陌生人,一局十多分钟的“塑料友谊”,甚至因为技术差还被队友恶语相向,于是他们很小就学会了一些“敏感词汇”;他们很快会因把持不住而“上瘾”,思想被游戏奴役,也可能失去了自主思维能力和自控力,每天在“乞讨”爸妈的手机中度过。

例二

一个孩子被送去培训班学习美术,爸爸妈妈们在教室里观摩。他们的美术老师拿出一个苹果,自己照着苹果先画了一遍,在画的过程中给孩子们讲明白了绘画苹果的原理,之后让孩子们自己作业;当孩子们画完以后,在教室里观摩的家长们,目光都聚焦在了各自孩子的作品上,他们的主流意识是:把画的最像老师的那幅作品视为最佳;而如果有孩子将苹果的颜色涂为紫色、黑色、蓝色等,不是苹果属性的颜色时,就可能会受到家长的质疑,而不是表扬!

当孩子自由发挥作画时,孩子画了一圈乱七八糟的线团,并涂上了各种颜色(在我看来,这是多么可爱的抽象作品啊)。有的家长,却限制孩子类似的自由表达,更希望孩子画出一个实在的,可见的事物,如:远方的山,树木花草,房子鸟儿;似乎只有这些具体的范式,才是衡量一个孩子能否作出好画的标准。

不敢想象,如果我举的这些例子,是中国儿童主流的存在,那将导致什么样的后果?

孩子的天性是玩,我们应该让他们在玩耍中受到启蒙。这样的玩,是身体力行和思想活动的双重进行。而不是在部分毫无创新的培训班中,按照既成的标准去完成某样作品;也不是痴迷于手机网络游戏,在地图中的大杀四方;这样既伤了视力,也不是抽象、创新的思维源泉,仅仅是满足了孩子内心一时的虚荣。

作为年轻的父母,我们需要做的,是从普通的事件中正确引导孩子,并询问他自己的想法,鼓励他表达出来;同时,休息日要做的,不是全家宅在家里一起玩手机消遣;可以多带孩子出去野外,让他认识自然,遍历万物。

范式教育教不出诺贝尔奖,成天的培训班只会让孩子的童心泯灭,使其疲惫不堪。教育的目的是返璞归真。保持一颗童心,就保住了人类纯真善良的本性,就保住了时刻都对世界充满好奇的眼睛。

如果这样,教育的主要目的:健全道德观念,和教育的次要目的:创新思维;就都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