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一个会讲故事的人,但我还是想在这里讲一个故事。

很多年前,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里,终于建起了一所小学。开学那天,整个村子里的人都为之沸腾。他们是如此的激动,以致于锣鼓声响彻云霄,他们觉得,仿佛整个世界都因此震动。

“太久了,太久了!这个村子里已经太久没有读书人了!”一位老人拄着拐杖来到学校门前,瞻仰着“严坊小学”四个大字,热泪盈眶。

这也乐坏了孩子们,他们一个个活蹦乱跳的挤进学校,用新奇的眼光审视这个神圣的地方,从未有过的喜悦在此升腾!

村里的孩子并不多,几乎所有的孩子都来上学了,但是有一个男孩没有。

这个男孩家里很穷,事实上,村里的每个人家里都很穷,只是这个男孩的家穷得离谱,常常一连三五天揭不开锅。看着同龄人都进了学堂,而自己还要在地里干活,男孩心中很是郁闷,然而又无可奈何

有一天,村里的老师来到男孩家中,与男孩的父亲长谈。半天后,父亲语重心长地对男孩说:“到了学校,要使劲读!”

就这样,男孩满心欢喜地进了学堂,来到那片圣地。

事实证明,那片圣地果然很适合他。男孩脑子特别好使,再加上他的刻苦用功,因而成绩也异常优秀,同学、老师、村里人都对他赞不绝口。

为此,男孩特别开心,男孩的父亲也十分得意,却又有些烦恼,毕竟少了个劳动力。

时间飞快,转眼间男孩就读完了小学,升入初中。

初中在镇上,男孩得走几十公里山路才能到达,求学的路开始变得艰辛。不过男孩并不在意。

男孩的成绩还是一如既往的优秀。有一回,男孩问他的一个同学:“毕业后你去干嘛?”朋友不假思索的回答:“当然是接着去县城上高中啦。我去过县城一回,那儿可大可好玩了,比咱镇上漂亮多了,你难道不去看看?”

听着朋友描述,男孩既羡慕又嫉妒,心想,我这么大还没到过县城呢!于是他开始暗下决心,一定要上高中,一定要到外面去看看!

就这样,男孩带着这个想法,更加发奋起来,他的信念是那样的坚定!

直到有一天,男孩回到家中,在吃晚饭时,父亲突然放下饭碗,吞吞吐吐的对男孩说:“赖仔(方言),这几天家里活比较多,你……可以…先放下读书,在家做事吗?”

男孩鄂然,转头看着父亲,看到他那凹陷的双眼和那憔悴的神色。父亲有些窘迫,又抢着解释,支吾了一声:“就……就……只是先放下。”

其实男孩心里十分清楚,放下就会永远的放下。

“可是,爸,我想读书……”

父亲低头不语,脸上的肌肉紧绷,神情更加窘迫,仍是死寂般的沉默。

母亲终于忍不住了,厉声斥道:“读什么读!看看家里都穷成什么鬼样子啦!你以为我们很会挣吗?我们累死了也供不起啊!干脆别读了,在家干活,等能养活自己了再说吧!”

男孩顿时心碎,趴到桌上一阵痛哭,之后,又像疯狗一样冲出家门,一路狂奔,跑到王上山下,猛的一下被田埂绊倒,一头栽进禾地里,浑身泥水,像极了雨中的流浪狗。

夜,很静,王上山也异常的冷峻。

男孩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又号啕大哭起来,然而无人理会。

大概半个小时过去,哭声渐渐低沉,只有隐隐约约的啜泣。他,哭累了。便躺在田埂的高坎斜坡上,木然地凝望着天空,脑海里一片空白。

夜,还是很静,但月光却变得明亮了些——这不足为奇,因为那天刚好是农历十四。

忽然,男孩并不真切地看到,不远处的小坡上,零零星星地点缀着一簇又一簇的白色。他很好奇,就走过去看看。他俯下身子,用手抚摸着那一丛丛的小白花,发现原来是蒲公英。是的,他在小学课文里读到过,知道那是蒲公英,他还记得课文的名字叫《植物妈妈有办法》。他依稀地记得一两句,“只要有风轻轻吹过,孩子们就能乘着风纷纷出发”

看着那一朵朵小绒球,他低声念着:“只要有风轻轻吹过,孩子们就能……”

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月光变得更加明亮起来。那晚没有风,只有夏夜的沉闷。

他擦干眼泪,拧干裤腿的泥水,沿着小路,回到家中。

那年夏天,他辍学了,是在临近初三毕业的前一个月辍学的。他和父亲到学校百般哀求,才最终讨得毕业证,之后他便留在村里种地,还清了家里的债务;之后他结了婚,有了孩子;之后他又费尽千辛万苦,供儿子读完了高中;之后他的儿子考去了北京,来到了北化……

是的,这个男孩,就是我的父亲……他像一头牛一样,默默地耕耘了二十多年;也像一朵蒲公英,深深地扎根了二十多年,深信迟早有一天,会有那么一阵轻风,将自己的种子送出去。——尽管他自己没能乘上这场轻风。

故事讲到这里也便结束了——但我终究不是一个会讲故事的人,讲不出父亲经历的种种辛苦

讲不出积淀了二十多年的爱,更讲不出这场轻风的来之不易与伟大。

我是幸运的蒲公英种,一路上都能乘着国家助学的轻风,飞出大山,飞向城市。

我又忽然想起袁枚的一首诗来,诗名叫《苔》:

白日不到处

青春恰自来

苔花如米小

也学牡丹开

苔花如米小,蒲公英又何尝不是呢?二十年过去了,有多少蒲公英种,像我一样,乘上这场轻风,飞向远方了呢?又还有多少盛开的蒲公英,在等待着那样一场轻风,将自己的种子纷纷送出去呢?

感谢这场轻风,也愿这场轻风越吹越广,吹起更多在大山深处的蒲公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