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18岁,刚上高中二年级,这个年纪的女生往往还在青涩与成熟的边缘挣扎,同样那时懵懂的我除了每天繁重的高中学习生活唯一感到新奇有趣的就是和朋友们探讨谁和谁恋爱啦,谁又向谁表白了。因为对爱情的未知和向往,让每一次的探讨都充满了神秘的光辉。而置身在其中的我则每次都幻想着我的未来,时而想着自己奔跑在辽阔的草原,时而幻想着自己已经迈入理想的大学。每一天都在无聊和期待中度过,这样平淡的日子我以为会一直伴随我到高中毕业,可现实并非如我们所愿,如果时间的齿轮可以停止转动,那我真的希望他可以停留在那个夏日的夜晚,而秋天永远都不要来。

那天是中秋节,八月十五,举家团圆的日子,学校只放了一天假所以我也没想回家去,觉得很麻烦还不如在学校里和同学玩玩闹闹一天就过去了,上午睡到自然醒去食堂简单的吃了个早餐,就晃晃悠悠去班级玩了,好多同学也都没回家,我们就在教室里随意的吃着零食聊着天,看着外面的月亮,却丝毫不懂诗里所说的乡愁,初中就早早出来求学的我,早已经习惯了在外面的日子,我们正热闹的聊着,就听见门口有同学说:“安然在么,有人找你,好像是你家亲戚。”我很纳闷,心想到是谁呢,一般没人会找我的啊,正想着呢就看见门口我老家的二姨夫进到教室里来了,当时我印象很深,总是爱开玩笑的他第一次非常严肃的和我说话,没有多说什么,只说了一句:“走,和二姨夫回家,家里出事了。”我心里咯噔一下,感觉心脏都紧张的抽了一下,我当时就问:“怎么了二姨夫,家里出什么事了?”问他的同时我内心奔涌过太多的可能,我最担心的就是我外婆出什么事,因为外婆特别疼爱我,其他的我也没想到什么可能,可是二姨夫只是说,不是你外婆,先出去上车回家我们。我内心无比紧张的跟在后面,一直在猜想到底是什么事情?这什么现在还不能说?

很快我们就到了门口的车上,意外的是老舅也坐在车上,我小时候在外婆家生活了五六年,所以和老舅关系非常好,他也特别疼爱我,到了车里,二姨夫就开车出发了,我就问老舅怎么了?家里到底出什么事了,这么着急?可是老舅只是一直哭,很难说出一句话来,看着老舅哀伤的神情,我的心揪得更紧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老舅哭,我猜想难道是我外公出了什么事?家里的老人就这两个,那时的我还没有经历过亲人的离世,所以内心的情感很复杂,只是还没等我回过神,老舅说话了,他看着我说:“安然,你妈可能快不行了!”说完他又转过头去抹眼泪了,而这一句话对我来说好似五雷轰顶,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记得我已经没办法思考了,我猜测了一万种可能,怎么也猜不到会是我妈出了事情,不可能啊,我妈那么年轻,身体也一直很好,我就问到底怎么回事?我妈怎么可能快不行了呢?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经历过那种巨大冲击后的绝望,就是你是没有眼泪的的,你想哭但是你是哭不出来的!我得不到任何回应,我心乱如麻,心里只是有个声音在一直说:“不可能的,这事不可能是真的!这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梦!”从学校到我家大概有一个小时的路程,那天却感觉特别的漫长,一路上我都是沉默的,抗拒的,害怕到家,有急切得想要立马到家。

终于我们到家门口了,一到门口,家里院子聚满了村子里面的很多人,二姑父在门口看见我就赶忙把我迎了过去,我问他:“我妈呢?”他说快进屋吧孩子,在屋里呢,神情同样很难过。我跌跌撞撞的奔到屋里,而这个时候我看到周围人看着我的眼光里都满了怜悯,因为他们这样看着,我的心仿佛开始冰冻了一些。还没等我到屋子里,我的养父就冲过来向我跪下了,他流着泪对我说:“对不起闺女,对不起,都是我害的,是因为我!”我顾不上这些就看向了我妈,我妈此时正安静的躺在炕上,脸色还有些红润,却没有像以前一样起来对我说一句:“闺女,你回来了?妈给你做好吃的。”我沉默的挪了过去,摸着我妈的手还有温度,看着坐在我妈头前的外公一句话没有,脸涨的通红,只是一瞬间白了头发,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让这个本来就有些瘦弱的小老头更加沧桑了,我妈从小身体弱,外公一共五个子女,他最疼爱的就是我妈,我坐在我妈身边,听着好多人在讨论我妈的死因:“命太苦了,谁能想到这么寸?那车就直接从心脏碾压了过去,下车去看的时候人就已经没有呼吸了,根本都没来得及送医院啊!”开车的那个人就是我的养父!我的养父是我妈离婚后七年带着四岁的我改嫁的。他对我们母女很好,很耐心也很体贴,所以我和他关系一直都挺好的,看着他手里拿了一瓶药不停的想要了结自己的生命,二姨她们不停的劝着,我的心抽痛的厉害,只是走过去对他说了一句:“我不怪你。”我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可以说的那么平静,但是我就是那么说出来了。

很快就到了晚上,屋里只剩下我母亲和我,我拉着我妈的手躺在炕上,看着她仿佛熟睡了的面庞,心里抽痛的厉害,第一次体会心痛,一会儿他们就要把我母亲放到棺材里,明天一早就土葬了,我内心不舍,只想着多抓住我母亲一会,我还是不能相信我的生命中没有了她。想到每一次温柔的呼唤,不管什么时候都担心写我的母亲就这样要和我天人永隔了。一夜无眠早上就要入土了,棺材马上要抬起的那刻我又揭开棺材看了我妈最后一眼,她还是像睡着了一样躺在那里。我们披麻戴孝走了很远把我妈葬在了早已经挖好的土坑里,我还是流不出一滴眼泪,只是在想我为什么还要继续活着?我母亲感觉一辈子都是在为我活着,而我也是一直想报答她成为我一直努力的动力,那么现在,我为什么还要继续活着呢?我有了轻生的念头。

母亲下葬完,家里还是有许多人在一遍一遍的谈论着我母亲的死因,我终于受不了大喊了一句:“都给我滚!”她们像看疯子一样看着我,随后又用那怜悯得眼神看着我然后都走了,我的心又被狠狠的刺伤,以后只要我感觉到别人对我有同情怜悯得时候我都会把自己的心变得很硬很硬,因为我不想再心痛了。

看着家里熟悉的摆设,我疯狂的想念母亲,想能够在梦里遇见她,但是没有,一直都没有过,我只能回到学校里,我每天像丢了魂一样成宿成宿的睡不着,饭也很少吃,那段时间我已经高血压了。后来外婆外公来看我说了很多,我的心再次感受到温度,看着他们脸上的皱纹,慈爱得目光,我知道她们的思念一点都不比我少,他们把我看作是她生命的延续,而我也因为她们又再次找到了活下去的动力。

时间是治愈一切伤口的良药,第一年的时候我还是总会在梦中惊醒,而惊醒的我还是时常觉得母亲一直没有离开过我,第三年过去我可以偶尔会梦到她,每一次都是眼泪打湿了枕面,我在想我还是很想她的对么?第五年第七年的时候我和别人说起我母亲的时候已经很平静了,那道伤痕好像经过时间,被慢慢抚摸,变成了美丽的记号,记录着我这这面年经历过的每一个治愈得瞬间,它虽然没有被抚平,却逐渐开出美丽的花朵来。

如今,母亲已经不在10年了,我和外公外婆总是时常眺望着远方,那个寄托着遥远思念的地方,也寄托了我们全部的爱,那样深沉而有力量。看着黄昏散落在外婆家的屋顶,我们总是在想,这可能就是我母亲的微笑吧,她在天上一定在微笑的看着我们,而我们也没有辜负她,一直努力活的很好,未来也一样。

谨以此文纪念我的母亲,我永远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