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香港人可能说香港的事务比较多,希望能透过第三者的身份让大家看一下地方之外的世界是怎样的情况。中国这边的也会报导但我这件事是亲身经历的,想分享一下我的想法。香港自2019年6月反修例风波开始就出现不同派别的人互相抗衡,主要分为黄营(港独和民主)和蓝营(支持政府和警察),由于他们的意识形态极端,因此各自为营,笼络人心。黄蓝营为了吸引更多人信奉他们的理念就经常在街头摆摊签名丶演讲丶派纪念品这样。之后,黄营更加发展"黄色经济圈"就把所有支持他们的商店组在一起,只招待黄营的人,客人每次光顾后会在便条写上支持语句贴在店面。按照发展"黄色经济圈"应该有一定程度能振兴香港的经济,黄营毕竟年轻人比较多。

然而,2020年1月开始出现疫情之后,很多店铺关门了,失业率上升,"黄店"也不例外,生意变差,墙上的便条开始剥落。我想这个时候应该要权衡取舍把迫在眉睫的东西搞掂,放下政见局限,共同抗疫,不分你我只要把经济搞起来就好了吧。可惜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二月的时候,我和朋友在街上看到蓝营在摆摊,正在收集签名促请政府尽快派发口罩和消毒用品给市民,我们就看到一个叔叔三十多岁,穿西装,很斯文的那种就去了摊那边拿起了笔签了名。之后,摊的对面正好是一个黄店,看见那个叔叔签完名之后走去黄店吃东西却被从店里走出来的侍应拦截了,说他刚支持了蓝营那边,认为他是蓝色的(支持政府)因此拒绝做他生意。叔叔听后就跟店员理论,就一下子引了很多人过来,有些还不同政见的。

要不是我亲眼目睹就这件事,还以为大家都在放下仇恨,共同抗疫呢…其实蓝营也没有不对,它只是因为当时疫情紧急要求政府为市民做点事情,派发口罩,黄营的人也会受惠。但是黄营的人却思量自己利益而拒绝了各大市民的利益。我觉得是个自私的想法吧,现在失业率这么高,店里也没有生意了,还拒绝人家去光顾,这样下去经济也不能复苏了。

我觉得政府不是完美的,有做不对的时候,有时我也会批评和骂这样子的,因为不指点那些官员,他们就觉得自己做的事永远是对的,但是在疫情前面,我们作为市民应该先放下己见,和政府一起合作如何令社会变好,人人有工开吧。根据马思洛金字塔,当底层生理、社交这些需求都没有的时候又怎样去达到高层的自我实现(理念、信仰)呢?相信中国内地应该没有这个问题,但亦不可松懈,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有卫生意识,要保守自防才是。

(我原本有图片提供的但在这发不了,如果文章进一步采纳,我再添加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