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与朋友聊天偶然间提到她们对我的第一印象,她们说,一开始觉得我是那种高冷的人,但后来接触多了就觉得我是那种很开的玩笑的人,只是不说话的时候依然觉得很冷酷,都不敢主动与我说话,好像有人欠了我几千万似的。我惊讶地说:“有没有这么夸张啊?”后来静下心来想想,我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不说话的时候变得冷酷的呢。 

        突然脑海中闪过父亲黑黝黝同样冷酷的脸,我才惊觉,原来父亲沉默时的冷酷无形之中影响了我。 

        奶奶生了七个孩子,父亲是最小的,也是奶奶最宠爱的一个,奶奶最擅长的就是打击教育,无论谁只要做的不合她心意,她都会打击。大伯母也曾被奶奶在众人面前奚落打击,我还记得当时大伯母气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事后我看见大伯母在屋后抹眼泪。虽然大家都觉得奶奶说的话过分,但因为奶奶年纪大了,也没法对奶奶说什么。 

       七个兄弟之中父亲的脾性最像奶奶,也可能是因为父亲自小便在奶奶跟前长大,耳濡目染之下父亲的脾气性格便都随了奶奶,或许正因为此父亲教育我们几个兄弟姐妹时也是和奶奶的打击教育如出一辙,稍有不顺心的,一堆难听的话劈头盖脸的往你身上倒。 

 依然记得在等待录取通知信息的那几天,分数线出来时,我知道自己差了几分没法上自己很喜欢的大学,一时间有点沮丧。后来同学们一个个地在朋友圈里晒录取通知信息,我的心就更难受了,一天天过去手机里一点声响都没有。那天早上我正在吃早餐,查着手机的录取通知,我爸就在旁边讽刺我说:“以前高三时就叫你不要玩手机了,不听我的,现在好了,你看看有哪所学校愿意录取你了。”嘲讽的语句刺的我心里一阵阵难受,我没有说话,只是感觉心里好像有数万根针扎的血肉模糊,看着眼前的食物都有了重影。我努力地把眼眶里的水雾挤回去。

心里面憋着一口气,随便扒了两口粥,就用力的把门一摔出门了。路上泪水忍不住的往下掉,许多封锁在脑海深处的片段纷纷涌了出来,上学的时候,难受时没有安慰,只有打击,考差了只有责备,没有安慰。做错了事,父亲给我们的永远是那一张冷酷无情的黑面孔,不允许我们有任何辩解。

“你不知道你不说话的时候我都不敢靠近你。”突然脑海中闪过这句话,我一愣,无奈苦笑,原来在父亲的打击教育之下,我竟然一点一点的把父亲冷酷的黑面孔,嘲讽的语气,伤人的表情渐渐的化为己有了。我抬起头看着天空,努力地把父亲黑黝黝的冷酷的面孔从脑海中挤出去,暗暗的发誓不可以把打击教育再继续传下去。

都说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以前对这句话的理解只是在表面,如今倒也真真的理解了,父母的言传身教真的会影响孩子的一生。 

        我不知道还有多少孩子遭受着父母的打击教育方法的毒害,但我想说父母的言传身教对孩子的影响真的很大,希望父母们能够在孩子犯错时候,不要一味的责备,也不要去责怪孩子比不上邻居家谁谁的孩子,因为你的话很可能对孩子造成第二次的伤害。你那些披着爱的名义的刀子很可能将孩子一步步地推上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