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前的今天或许是我最开心的日子,坐着大巴车回到学校,回到教室收拾书包,来到宿舍拿上行李,等到人走的差不多的时候,离开这个我生活了四年的地方。走之前,回到超市,花光了饭卡里所有的钱,只是为了不用退卡,一直留着。记得那天,34班的朋友们都很开心,仿佛下考场的那一刻就是重生的一刻。走的时候,很多人的桌子上还放着书箱,就好像,我们明天还会见一样;就好像,明天下午4点,所有人都会重新回到这里,补着月假作业;就好像,明天我们还会听着斐悦的生物课昏昏欲睡;听着刘老师的英语课“嘲笑”她那不标准的口音;听着钱老师的化学课跟着翻书;听着老赵的物理课在卷子上写永远记不住的二级结论;听着校长的语文课偷偷看杂志;听着新朝的数学课感慨自己学了个啥。

嘿,知道吗?那是我最痛苦的一年,也是我最开心的一年。我见到了我认真的模样,见到了我崩溃的模样,见到了老赵对我的鼓励,见到了年级主任的肯定,见到了数学考成倒数第一,却依旧没放弃的自己,见到了成绩平平,却不甘落后的我们。

一年前的六月,我们刷着以后再也不会碰到的题,背着考完试就会忘掉的古文,翻着最终会被扔进垃圾桶的错题,也想象着金榜提名的自己。这些感受,这辈子都不会再有了吧!笃学楼东侧第一间复习班教室里会有另一批人,故意留下的书箱和书本又会被哪些学弟学妹买下;一楼食堂的京酱肉丝饼还在吗,二楼超市的周边还有吗,三楼食堂的中午还是人山人海吗;女生宿舍二楼的洗衣机修好了吧,操场东侧的花园应该长出花了吧,高二的学弟学妹们是不是和我们一样做操时习惯性的扭头看看电子屏幕上有啥新闻,周六的晚上应该还是有歌声的吧。我们走后,学校变好了,我们成长了,就像是约定好再次见面都要变成更好的自己一样。

只是,0608的那天再也回不来了,一场考试,考散了一群人,告诉了我们:下次,下次见面,我们都要变成最好的自己。